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古典文学 >

《萤窗异草》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赏析

2020-06-20 23:03  千面之神  点击:

  萤窗异草

  清代文言短篇传奇小说集。一名《聊斋剩稿》。分初编、二编、三编,各四卷,共十二卷。题“长白浩歌子著,武林随园老人续评,关中柳桥居士重订”。作者当为满族人,不知姓氏;或谓系尹六公子所撰。尹六公子,名庆兰(1735—1788),字似村,满洲镶黄旗人。成书于清乾隆年间。

  现存主要版本有清残抄本;清光绪上海“申报馆丛书”排印本,藏上海辞书出版社;上海漱芳润斋本;民国上海进步书局“笔记小说大观”石印本。1986年浙江古籍出版社排印本,1986年中州古籍出版社排印本,1988年齐鲁书社“清代笔记小说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上海“申报馆丛书”排印本,199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小说史料丛书”排印本,1995年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笔记小说大观》影印上海进步书局石印本。

  梅鹤山人《〈萤窗异草初编〉序》以为“其书大旨,酷摹《聊斋》,新颖处骎骎乎升堂入室”,无论题材、情节、构思,还是人物、语言、风格,都刻意仿效《聊斋志异》,致被误认为是《聊斋》的佚稿,故有《聊斋剩稿》之名。此书的特点是“典而不俗,繁而多致,空中楼阁,平视侧看,惟恐其尽”(上海进步书局:《〈萤窗异草〉提要》),其叙神怪、爱情故事之出色者,深得《聊斋志异》神髓。

  天宝遗迹

  刘瑞五性豪纵,闻骊山之阴有石洞,即与人前往探胜。山径崎岖,荆榛塞路,行路十分艰难。洞口白石磷磷,滑腻光泽,像有人经过的样子。又行约一里,方至其洞,但里面深黑,不能见物。刘瑞五鼓勇而进。刚进时路甚狭窄,渐渐宽广。两旁都是石壁,洁白晶莹,用火把照看,隐约有绘画。见一门,门屏用青玉做成,上有唐明皇所题隶书,屏后甚广阔,中间有一宝座。左边是晓妆阁,一石美人挽发照镜,倦态堪怜。旁边有二宫女,一捧持洗漱器具,一为妃捧发,跪在地上,貌甚恭谨。妃微微回头,似有所悟。其后立一人,着唐巾便衣,微捋髭须,乃是唐开元皇帝。右边是浴池,用绿玉雕成水,波纹荡漾,煞是逼真。帝与妃身体都用白玉雕成。帝赤身浴于水中,侧首而坐,眼望着妃。妃坐在小石床上,也脱下了上衣,酥乳、麝脐皆清晰可见,而貌甚腼腆。

  玉镜夫人

  王友直为人豪侠。一日携百万巨资,前往闽越之地。船过洞庭时,被鄱阳君与五湖君邀入水府赌博。王将其巨资为筹,竟赢得太湖君的至宝玉钩。返回时,太湖君之手下告诫他过越水时须防被玉镜夫人摄去。后王渡苕溪时,玉钩果被水仙府玉镜夫人所取。王怒气勃发,往夫人祠前责问,且以上诉于天帝相要挟。于是,王与夫人赌胜,分别以玉钩和夫人仙躯为采。王果赌胜,夫人也不食言,于夜间来到王床前,以纤指掠鬓,羞态可掬。王遂与之同榻而眠,极尽缱绻之欢。王问起玉钩之来历,夫人说她与玉钩实为同类,她为苕溪神,玉钩为霅溪神。因玉钩出游时遇见南海小郎子,二人互相爱慕而成姻契,作乐时引发洪水,淹死无辜数命。上帝处罚她,令其还为本元,太湖君遂留为玩物。她本欲将玉钩摄回,再加锻炼使其成形。王本不甚信,后把玉钩悬于帷中,远望竟是一绝代佳人,近看却依然是一玉钩,才信其言。

  翠衣国

  某商人与同伴航海至一岛,游历时忘却归路,饿死于岩下,一灵不灭,飘然来到翠衣国。这里人不分贵贱,都穿翡翠裘。商人至,被任为客卿,又为他做翠衣,穿上即能飞翔,变成鹦鹉,常与国君在树间翱翔唱和。商人返乡探视时,在山中被人捉获,卖与成都人蒋十三。一日,有一鸲鹆来,与鹦鹉隔笼对谈。鹦鹉托它传诗一首,被蒋听到,心下不忍,就开笼放了鹦鹉。后蒋患病垂死,迷惘中见有人,身穿黑衣,嘴似鸟喙,带绿衣人驾一肩舆来,抬蒋前行。到了海上,蒋见波涛汹涌,心中惴惴不安。但其舆轻盈如同一叶,离水面仅一寻左右,毫无沾湿,行速如飞。到了地方,有人引吭高歌向其道谢。翠衣国主设宴于望祢亭,将蒋比作当年的祢衡,又取海中神露给他喝,其病即痊愈,再赠送他珠玉珊瑚无数,送他回家。

  落花岛

  申翊与海商合伙经商。因其年少,不惯海上风涛,竟病卒于船上。其魂在水面遨游。忽想起船上人曾提起“落花岛”,就前往游玩。转瞬间见一山,形状如同盆盂倒置,悬于波涛之际,色彩缤纷,香气浓郁,几百里外即可闻到。翊上岛,则见山径满布落花,厚积约有寸许。踏花前进,滑软如同茵褥,香气更盛。周围尽皆大树,枝上生花。又前行约数百步,花更茂盛,地上堆积也越厚,四望却并无屋宇人家。翊正心旷神怡之际,忽听有一娇声呵斥,原来是一美女子,责翊不该在此仙人之地逗遛。又出绝对让翊对。幸翊对上,得与女子同归至其家。所进食物惟花。翊不自知已为鬼,与女子两情款洽。女子一振衣,则群花皆落,玉体生辉。后觉翊为鬼,就以百花之液浸润其身,使翊肌骨坚凝,又以花为翊做衣,十分华丽漂亮。从此二人朝夕相处,衣食寝息皆不离花。数年后,翊忽思乡而返,家人都以为他是鬼,翊再三表白,才说服家人。后忽失其所在。

  青眉

  皮工竺十八,十六岁,其师常深夜出外饮酒不归。狐女青眉化作邻女来与竺相会,两人感情日笃。后青眉求竺娶己为妻,又实告自己本是狐仙,打消竺之顾虑,与竺同往常熟开设作坊,生意很好。青眉操持家务,任劳任怨。家境稍宽裕,竺渐渐懈怠,常与无赖交游,青眉劝之,不听。 后竺险被人污辱,亏得青眉设计救出,于是迁居于山阳。 青眉因家富可致使竺乱心,就不再开设作坊,让其荷担入肆营生,所得仅能糊口而已。 竺渐渐不能忍受,背地里与市井无赖赌博。 同巷某见青眉貌美,想夺取献给一富豪取宠,便暗做手脚,怂恿竺借巨资赌博,使竺万钱输尽,不能偿还,进而索要青眉以抵债。 青眉便施法让竺急回故土,将江间一石化作己身来至富豪家,自缢而死,遗一血状,使富豪被依法惩处,而青眉则已同竺 一起回到了故乡。

  紫玉

  学童金镛放学回家,经一老妪指引而赴门前植桃花处玩耍。金镛依言而行,得见一老翁并紫玉。与紫玉嬉戏无间。过了一年多,两人渐长大,情窦亦开,老翁禁止他们继续相处。金镛逃回家,而其家早已不是旧日形貌,其侄也已年过六旬。睡过一夜,早上起床时,觉颏下有须,白髯如丝,竟有一寸来长,身体也暴长,与成人一样了。又去寻找紫玉,得遇老妪,给金一镜,照过之后,又变成翩翩少年。又给他一条红绫,教他拿着向东南走,见有林木便望空拂之。金依言行事,得一物落地,化作丽人,竟是紫玉。二人同至一巨宅,老翁身穿吉服出迎,不再提及前事,便盛设锦筵,举行嘉礼,为二人成亲。

  拾翠

  汤汝亨虽擅长作词,而作时文却不精,故年近三旬,科场却终不能得意。同邑士绅孙某,家中有一女,貌绝美,尤喜词,偶得汤所作词,思慕不已。父母虽知其有意于汤,但以为汤老大无成,仅能作词而已,竟将女儿许给一富豪家。孙女有一贴身女婢拾翠,容貌与孙女相似,知道其心思,就托舅家把孙女抄录的汤生所作词及孙女的和韵之词送给汤生看,称愿嫁汤生,汤生以为遇见知音,欣然同意。拾翠临嫁前,见孙女,称愿与孙女易嫁。孙女同意。后拾翠担心汤生贫困,孙女会不安心于汤家,便让人探听二人情况,结果见二人如一对小书生,共案吟唱,了无倦色,根本不担心贫困。后来拾翠之夫死,也嫁给了汤生。

  仙涛

  贫家女仙涛,不愿作豪家之妾,要自缢而死,又不忍舍下其母。忽有一虎,载之到半山半水的某处,而并无相害之意。渐渐仙涛与虎熟悉,也不再害怕忌讳。虎暮出朝归,整天不到其他地方去,像是专与仙涛作伴一样,并且常找些佳果来作食物。时间长了,仙涛常骑虎而游,才知道这里环山带水,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面,而风景绝佳。仙涛似有羽翼一般,身轻如叶,常与虎嬉戏。在山林中时间久了,衣服破烂,至于后来裸身骑虎,也并不觉难堪。一日,忽思念其母,想要回家。一动此念,虎便知道了,且作人声告诉仙涛,她前生曾救虎归山,故欲解其困厄,与之同化地仙。但因其尘念不断,便只好送她回家了。仙涛于是复回到人世。因赤身裸体,夜间才敢出来,又误被一儒士于月光之下窥见。忽听到虎啸声,便有女衣袍等自空中掷下,得以返家。母女二人相见痛哭。由于被人看见其裸体,便告诉母亲,多方访得此人,嫁之。

  镜儿

  陕人邵续,其父为灵隐寺定心大师,邵搭船南下寻找,与一龚姓少年同行。往灵隐寺,龚请求同去。 见大师,却责备邵续不该带镜儿来。 邵不知其故,大师便说明,镜儿是一野狐,龚是其夫,二人爱欲纠缠,不能割舍,南归时遭水神伍相、范伯作梗,激起巨浪。 镜儿便求与有大德的孝子邵续同船,果然风平浪静,如履平地。 镜儿又求大师为其写“一切水土诸神不得拦阻”十字,以成就其姻缘。 定心大师认为此狐风雅,又能识得孝子,便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徐之璧

  闽巨商徐之璧,遭遇战乱,在荆山中投宿于一人家,主人是仙人“懵懂公”,偶尔占得一卜,主与徐有婚嫁喜事,心里不太愿意,便施法术造“山中三异”来阻拦。徐接连看到数种异象,但终漠不动心,留连不去。懵懂公只得把女儿嫁给他,让他们回家。徐不想离去,以为此地甚好,懵懂公摇头不许,说自有佳处去。徐恍惚中像从悬崖上坠下,张开眼睛看时,身已在坦途,丽人迎面而立,笑对徐说:“你这一个龌龊商人,怎么修行得作了仙家女婿?”就与徐挑一僻静之处居住,渐渐学会吐纳之术,便辟谷不食了。

  女南柯

  诸生之少女黄婉兰,自幼聪慧,然体弱多病。一日与女伴同游花港,见水中之鱼五彩缤纷,随波逐浪,甚是恬适,就喟然叹道:“鱼水之乐,竟是如此!”水中有一鱼,正巧露出水面游戏,见黄女之美貌,许久才离开。黄女夜中梦到依蒲国王将她迎入水府,封她为后,如鱼得水。数日后,黄女旧病复发,王亲自料理汤药,悉心照顾,乃至荒废了国政。黄女力劝王出视朝政。吞舟之国王听说黄女美貌非凡,倾国兴师而来。王不得已,只好采纳婉兰之建议,只身前往,面斥其王说:“你们无道太甚,竟来拆散我鸾凤之好!”纵身投水而死。黄女惊恐万状,许久,才知是梦。回家后卧床不起,后入栖霞观中为尼,改名叫“悟枕”。

  姜千里

  武孝廉姜千里,轻财任侠,市井无赖之徒深为忌怕。有吴四、马氏夫妇,假意自愿卖身为奴,殷勤服役,姜大为喜爱。一夜有盗贼入侵,马氏报说其夫正与贼斗,被击伤将死。姜出门,马氏暗中击伤其足踝,姜顿时跌倒在地,被贼众殴打。姜并不知中计,反而更相信吴夫妇之忠心。后姜带吴一人行路,途中遇盗,姜正要射击,吴暗中伤其臂,姜方才明白其奸谋,中箭而逃,竟昏倒在地。后得剑仙顾阿惜出手相助,终于消灭盗贼首领,使无赖之徒不敢再动手。

  春云

  毕应霖才思敏捷,但不肯用功读书。与人同游菊园,人都对花饮酒,只有毕一人临风品茶,别具会心。有狐仙为爱女择婿,欲要找一雅人与之相配,见毕仪表非凡,又看到他所赋的菊花诗,心下暗自欣慕,便千方百计把爱女春云嫁给他。回娘家那天,毕与诸女赌博争胜,狐仙叹息道:“人不易知,这也是无可救药之俗啊!”起身隐于屏后。毕醉酒,见邻女春柳丰韵动人,以言词挑逗她,春柳就说春云实为狐,诱毕与之半夜私奔。而春柳实为鬼,两人交合后,毕觉阴冷之气直逼丹田,几乎毙命。幸得狐仙请雷神击死春柳,救活了毕。春云便谴责他说:“你把我作为异类,不珍惜旧姻缘,也该另寻新欢,怎么会甘心作鬼婿,自蹈死地!”毕眼见髑髅如雪,胆寒心悸。 春云奉老父之命,离之而去。

  宜织

  柳家宝往城外探视其姑,行至一溪,忽听到有娇声自对面传来,见一美貌女郎在溪边浣纱,不觉心醉。女郎招他前来,宝便过桥与女郎共坐于柳树下。女郎自称姓令狐氏,名宜织,又将所浣之纱赠给他。自此以后,宝每到其姑家,必去寻访女郎。但只见溪水泛滥,并无桥梁,心下暗自惊讶。数旬后,父母为他聘定陆氏女,宝不甘心,就又渡水过溪寻访女郎。女之父令狐叟,留宿宝,并要宜织出来相见。后知二人有私情,大怒,限定宝于数日内来定婚姻,否则将置宜织于死地。宝回家用计退掉陆氏女,带宜织到其姑家。姑才知宜织是其从姊与狐所生,便玉成二人亲事。宜织也说起其父于今年春天时,忽让她去溪边浣纱,给她一个红箸,告诉她若有少年要过河,必须用这箸渡。宝才醒悟桥后来不见,都是狐翁之仙术所为。

  秦吉了

  巨家有鸣禽秦吉了,特别聪敏,能说人言,与一婢女朝夕相处,堪称知音。秦吉了担心她将来会被庸夫所辱,便伺机飞走,为她与梁绪传递信息。后在途中被弹丸击中,一命不存。婢则被同事进谗言告发,主人搜到梁绪之信,将婢拷打讯问,垂死之际,便将其装入棺材。秦吉了之魂便托梦梁绪,找到婢棺,救活了她,并将她迎娶为妻。

  钟鼐

  袁太守是明代循吏,有二幕宾钟氏兄弟甚贤能,太守把他们看作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推心置腹,不亚于骨肉之亲。二钟屡次帮助袁公破获疑案,整顿吏治,使得郡内政令清平。后袁公因得罪严世蕃,被解往京城,论罪要被处死,家人流放。钟氏兄弟藏匿于山谷之中,定计要保全其家,二人分头行事:大钟以石灰弄瞎一只眼,用石头砸伤一脚,毅然北行,投到某公主府中,多方营谋斡旋,终于把袁公救出陷阱;小钟为避嫌疑,先行自宫,再随夫人一同发配至滇南,含辛茹苦,极尽忠顺之事。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