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名家名作 >

陆萍《跳三跳》原文及赏析

2020-10-17 21:41  千面之神  点击:

  我家的窗外是一个小学操场,沙坑、跳高架、爬竹竿……还有天真、纯洁、淘气……一种被岁月模糊了的回忆常常会在这里复活。

  这是一个炎热的晌午,花红叶绿,知了奏响一部红火火的曲子。我耐不住一种无名的烦恼,漫无目的地凝视着窗外……

  三五个男孩子活跃在操场上,仿佛刚出笼的小鸟,挥拳伸腿,乱蹦乱跳,尽情沐浴在汗渍渍的阳光与热辣辣的自由之中。这会儿,没有班主任,没有体育老师,我替他们感受到一种我熟悉的无拘束感。

  竹竿被晃动了一下,一个矮个子男孩弯下腰去系鞋带,兴许是一直由妈妈系惯的,这会儿蹲在竹竿下老半天起不来。后面的一个高个儿男孩咕哝着,或许是等得不耐烦了吧,他突然出人不意地从背后撩起一条腿在蹲着的矮个儿男孩的头顶上跨绕了三圈,随即溜走了。

  矮个儿似乎没有感觉到,无动于衷。

  这一跨,使我想起儿时的玩艺儿来了:谁被跨了一下,谁就得一年不长高; 三下,我知道这对于矮个儿将意味着什么! 幸好,幸好他不知道。

  正当我为矮个儿暗暗懊丧时,他突然起身了,对! 这么久了,鞋带也该系紧了吧?可要显一下身手,爬上高高的竹竿顶了! 然而不!当他人刚站直的那刻,仿佛早有准备似的在原地“咚咚咚”跳了三跳……我惊诧不已,儿童王国里,这种奇妙的信息反馈是何等的谐趣而又可爱呵!

  这三跳,又跳醒了我的另一个记忆——是的,只要在原地跳上三跳,就可解除被人跨头顶所带来的不幸,而特别要紧的是这三年,人,照旧能长高,我一颗复活的童心笑了。一种自拔、自勉、自救的力量多么神圣!它能荡涤别人给你蒙上的羞辱,而恢复人应有的尊严,在同伴之中堂而皇之地站立起来!

  热烘烘的蝉鸣又让我回到生活应停靠的站口。那里,刚才临时卸下的无名的烦恼还在等待着我。

  但我却感到一阵轻松。仿佛也在原地跳了三跳。是的,别人或许委屈了我,或许误解了我,然而,我却可以用自己的信仰、热情、真诚,抖落原本不属于我的污垢呵!为什么不能这样呢?!

  自信,慢慢苏醒了,我感到有许多事情正等着我,我得马上去,真的。

  选自《文学》1984年第8期

  【赏析】 在微型小说的创作中,有的以着重于人物外部体态、动作、细节的描写,用以表现鲜明的人物性格见长。也有以着重于人物内心活动历程的描述,用以表现人物灵魂深处颤动为特色的。《跳三跳》就属于后者。它叙写一个无名烦恼的“我”,被窗外小学操场上小学生“跳三跳”那种自强不息的动作所震颤,内心世界经历着激烈的变化,从而使他复活了那颗可贵的自勉自救而充满生命力的童心,恢复了人的尊严和自信,树立不甘沉沦的自信和真诚。主人公的心灵得到了一次精神上的升华。显然这是一篇别具匠心的心态小说。

  整个作品记述的只是“我”的心态历程,首先展示的则是“我”一片烦恼的心态。“我”独坐高楼,时值盛夏晌午,一种“无名烦恼”的烦躁情绪便笼罩着“我”的心头。处于一种低沉郁闷的心境之中,无法解脱。某种情绪的发生不是偶然的,既与生理机制有关,更与客观环境和个人遭遇相联系。也许是闷热的气候环境所致,或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吧!作品中并没有点出这种心态产生的种种原因,只是用“无名”两字加以虚化,留下了一片无限的想象空间。

  继而,作品中用“我”的视觉,有意无意地观察到几个小孩在操场上所发生的一个带戏谑性的游戏: 一矮个子男孩低头弯腰去系鞋带,另一个调皮的高个子男孩则趁机在矮个子男孩头顶上跨绕三圈。按照幼时流传的说法,跨一下,一年不长高,三下呢,当然终身不长高了。尽管这种说法并无科学根据,但它却积淀在童年的心里,成为少儿精神上的一种挫伤和侮辱。“我”凭着视觉感知到这个游戏,主人公虽然还是静静地坐着,并无什么明显的行为动作,但他的心灵却和外界的游戏发生了撞击,勾起了自己对童年的遐想和回忆。由冷静的旁观者慢慢走进角色中去,由原来烦躁的情绪转移到对矮个子的同情,于是重新产生出另一种“暗暗懊丧”的情绪。

  再看这矮个子男孩将作出何种反应? 也许一场尖锐的冲突即将发生,抑或是他强忍晦气,甘心被奚落。然而都不。在“我”的眼前,弯腰的矮个子男孩在原地突然如脱弦之箭,往高处咚咚咚地跳了三跳。这突如其来的奇异感觉促使“我”涌动着一片更为深沉的情绪,曲曲折折地流露出内心深处的奥秘,把“我”积淀很久的童年记忆牵引了出来: 只要在原地跳三跳,就可以解除被人跨头所带来的不幸,照旧能长高。由此,这惊人的动作,强烈地刺激着“我”,如果前面对孩子的同情犹如一阵清风轻轻地拂动水面的话,那么这跳三跳的强刺激则宛若重锤扣击着主人公的心灵,打开了由情绪通往理性的大门,进行着相似联想:既然这位受辱的矮个子男孩童心中跳动着充满生机的自拔、自勉、自救的力量,那么他必然能自强不息,在同伴中作为独立主体的人站立起来。同样,“我”的心灵也必将与这孩子的自救情绪形成同构对应。主人公顿悟到:也许别人委屈了我,误解了我,而自己同样可以顽强地“跳三跳”,用自己的信仰、热情、真诚,抖落原来不属于自己的污垢。于是,“我”的情绪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感到了一阵轻松。他从烦躁中解脱出来。被久久深埋的自信力苏醒了,构筑成一种健康向上、积极进取的情绪王国的大厦。

  全篇的流程,不是以环环相扣的情节模式加以铺排,甚至连主人公外在动作、行为也很少描写,而是展示了主人公通过感觉以自己的心灵与外界游戏故事的双向撞击,着重反映人物内部世界中充溢着的生命颤动、活力和欲望,形象地表现主人公主观精神的一次飞跃与升华。整个作品的内在重心已经从情节的因果行程移向于人物的心理升华。作品的贯穿线索也以情绪的波澜作主干,不断地在荡漾和推进,形成一股不断的思绪之流。因而它能以一种心灵的直接呈现方式在读者中形成情绪上的同构对应,从而构成了本篇心态小说的如许特色!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