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名家名作 >

韩晓征《鹅黄色的窗纱》原文及赏析

2020-10-17 21:55  千面之神  点击:

  我转学时间不长,已经感到压力了。这里的同学都很注重成绩:学得好的受人尊敬,相反,就抬不起头来。这也难怪——重点学校,当然注意学习了。我很努力,加上基础好,期中语文考试,拿了98分,名列全班第二。可数学成绩却比较差。我很着急。

  眼看着快要期末考试了。班主任老师让我请同桌、班上数学最棒的同学帮助我复习。她的语文不怎么好,我们俩正可以互相帮助。我跟同学们还不太熟,可对她印象挺深。她白白净净的,很文雅。她有个习惯——爱笑,笑得厉害了,就要流泪,尤其是听我说笑话的时候。

  放了学,我马上把老师的意思告诉她,她听了,微微一笑,低头想了想:

  “行啊,不过,这两天我的事挺多……”

  “那,怎么办呢? 要复习也就在这两天了。”我不想让她为难。听说她考试前总要列一个详尽的复习提纲,我对她说:

  “这样吧,先借给我你整理的复习提纲吧,我明天就还你。”

  本来我还想说,把我整理的语文复习要点给她,可我觉得,等会儿突然拿给她,会更让她高兴。

  “行啊,”她说,又一笑:“可我把提纲放在家里了。你看……”

  “没关系,我跟你取一趟吧。”

  “我家可远呢!”

  “不怕,我有月票。”

  “那……好吧。”

  我们上车了。大概是两个人就伴儿的缘故吧,说说笑笑的就到了。估计不过是五六站的路。

  这里是一片新建的住宅区,一栋栋高大的楼房挺立着,真神气。我忍不住问:“你家在哪栋楼?”

  她朝前边示意了一下,我顺着看过去,有好几栋楼呢! “到底是哪个呀?”

  “嗯,从这儿数,第四栋。”那是一栋六层大楼,楼身略带粉红色。“真好看。你住几层?”

  她又微微一笑:“你猜猜?”

  “一层? ……二层? ……嗯,四层……怎么还不对呀?”

  “六层。”她说。

  “那,是哪扇窗子?”我望着六层上的那些窗户,“是那扇摆着花的吗?”她笑着摇摇头。“那扇开着玻璃窗的吗?”她还是摇摇头。“哦,我知道了,是那扇挂着黄色窗纱的吧!”她含笑默认了。

  我高兴地说:“多漂亮的黄颜色呀!是你自己挑的吧?”

  “嗯,不过,那种颜色叫鹅黄,是黄颜色里很淡雅的一种。”

  哦,原来一种颜色还分好多样儿哪。看看那窗纱,又看看她,我不禁拉着她的手,上楼——倒像我是主人了。

  我们说笑着上了六楼,到了左边的门前,她停下了,打开书包找什么东西。

  我问:“怎么啦?”

  她又翻了翻书包后面的夹层,终于抬起头来,苦笑着说:“真对不起,我忘带钥匙了。”

  我真有点失望,要走; 可一想她得等家里人下班回来才能进去,一定很寂寞,就想陪她一会儿。她半急半笑着让我走,我不肯。

  我忽然想起个笑话来,就讲给她听。四个旅客赶了很长的路,好不容易回到旅馆,可电梯又坏了。不得不一层一层地爬,他们住在第四十层。为了减轻疲劳,规定每人讲一个故事。等轮到最后一个人讲了,他们也上到了第四十层。大家就要这个人讲一个最简短而又最悲伤的故事。那人把眼一瞪说:“我把咱们的房门钥匙落在楼下的汽车里了。”

  她听了,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流眼泪了。她赶快从兜儿里掏出手绢儿——“当啷!”一个发亮的东西蹦出来,掉在地上。天色暗了,那个东西却更刺眼。她愣着,刚才那一丝笑纹还僵在嘴角上。

  愣了好久,我俯下身去,捏起那枚发亮的东西,放进她有些颤抖的手上。她开了门,刚跨进去,“哐”猛地把门撞上……我呆呆地站着。

  一会儿,我好像记起了什么,从书包里掏出我的 《期末语文复习要点》,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我一层一层地往下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楼梯一层一层地旋转着。

  冲出楼门,我顺着来路拚命地跑起来。很远了,也累了,我喘着气,忍不住回过头——

  她家的窗子也变得很小了,可我还能隐隐约约地看到那鹅黄色的窗纱旁边,一个女孩子苍白的面孔,一张也许收起了笑容的面孔。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一下子涌出来。

  这眼泪,只是为我自己流的么?

  选自《儿童文学》1985年第2期

  【赏析】 世上万事万物,没有对比,也就不可能鉴别。让此一事与彼一事,这个人与那个人同时进入作者的笔下,其优其劣,读者自可鉴明,同时,人物的个性也可被强化到非常鲜明的地步。因此对比是一个颇受作者青睐的艺术技巧。小说《鹅黄色的窗纱》的作者娴熟地运用了对比技巧,在对比中为我们刻画了两个个性迥然不同的女中学生形象。

  作品中的对比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我”与“我的同桌” 她的对比; 一是她的外表与内心的对比。

  “我” 与她的对比。我们说性格的对比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对富有不同个性的人物的语言、行动、思想进行对比,以此来鉴别他们的优劣。本文的作者选择了一件在中学生中具有普遍意义的典型事件作为作品的中心情节线——借复习资料。让“我”和她围绕这一条线层层展开各自的性格和内心世界。“我”是一个热情而又爽朗的姑娘,语文成绩好,数学则相对要差一些,非常希望以自己的长处来帮助别人,也希望能得到别人真心的帮助。在借复习提纲这一过程中,作者尽情地刻画了“我”的单纯、友爱和热情: 总以为“她”会听从老师的安排,真心实意地帮助自己,根本没有想到“她”一次又一次的推托完全是借口,反而热切地关心着她,不让她为难,不让她寂寞,还讲起幽默的小故事来取乐于她,直到明白真相后还将自己精心准备的语文复习提纲借给她。从这天真活泼的中学生涌出的泪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身心发展得很健全的女中学生形象。

  与这样一个纯真、可爱、活泼、无私的形象相比的她,则是一个心灵发展不健全的中学生形象: 封闭、自私;一切从自我出发,缺少纯正和友爱。在借资料事件中,她固守着自己的私欲,步步为营,所作所为极其被动,完全是在“我”单纯的主动进攻下进行的:她帮助“我”是为了不得罪老师才勉强答应下来的,但她的帮助不是真心的,第一次以“这两天我的事挺多”为借口拒绝了; 第二次想以把提纲放在家里了来推托; 第三次当“我”执意与她一起回家取时,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的前提下,才不情愿地把“我”带到住宅区。写到这儿,作者故意将叙事的节奏放得很慢很慢,让“我”一幢楼一层楼一个个房间地寻找她的家。在这一个细节中,“我”的好奇心,急迫心被描写得如此纯真可爱,心中没有丝毫的杂念和防备,甚至为自己知道“一种颜色还分好多样儿” 感到非常高兴。可作为性格对比的“她”呢? 她根本就不想让“我”知道她住哪儿,只是被我无意中的追问逼得没办法时才一步步松口。第四次,她又想以“我忘带钥匙了”为托辞。她固执地守着自己的自私。这种不健全的心态在中学生中是普遍存在的,他们守着自己独有的复习资料、课外参考书,不愿意被人知道,更不愿意借给别人,生怕他人会因此在学习成绩上超过自己。多么可悲可叹可怜呵!

  她的外表与内心的对比。《鹅黄色的窗纱》的作者在刻画她这一形象时就选择了外热内冷的对比角度。她的外表“白白静静,很文雅”,而且喜欢笑,有时会笑出眼泪来,一个很温柔很讨人喜欢的快乐的中学生,她的微笑、浅笑、咯咯的笑声贯串了情节进展的每一环节。但她的内心世界呢? 缺少了纯真,多了自私。她不愿意将自己的东西借给别人,又怕这种心态被老师、同学识破,就以笑来掩饰真情; 被“我”逼急了,没有办法再推托,就以笑来掩饰勉强;这是外在温柔与内在自私的强烈对比。作者不需要再加任何评论,读者就可看到: 她的笑原来都是不置可否的,是一种武器,一种做给别人看的烟幕。一种虚伪的笑!

  对比的艺术效果是很富感染力的。在对比中,无论是单纯的性格还是复杂的性格,都能得到较鲜明的展示。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