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红楼梦 > 红楼研究 >

曹雪芹与曹寅接不上,关《红楼梦》什么事?

2021-06-09 14:06

  临渊羡鱼何如退而结网--致梅节、蔡义江、周思源等红学大师的公

  红学研究

  尊敬的梅节、蔡义江、周思源等红学专家:

  拙作《土默热红学》发表之后,承蒙各位专家抬爱和关注,在不同媒体上以各种形式发表文章或谈话加以评论批驳,笔者也曾陆续在媒体上发表文章与各位商榷辩驳,一段时间内颇受学界及社会的关注,引起的社会影响是否正面彼此都心中有数,对彼此之间声誉的负面影响大概是有目共睹的。

  如此无限期地辩驳下去,不仅耗费了彼此大量的宝贵时间和精力,也可能使彼此的面孔越抹越黑,学术地位和声望受到不应有的损害。土默热无所谓,本来就是一个无名小卒,社会上至今也不知道土默热何许人也;诸位大师则不同了,一生辛苦好不容易编织起来的著名红学专家漂亮羽毛,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红坛地位声望,就在这样的意气之争中白白受损,实在有点划不来。为爱惜羽毛计,也不应该再继续打这样得不偿失的笔墨官司了。

  土默热与诸位大师素不相识,从未谋面,彼此之间的关系,不过是文字上的神交而已,似乎不存在个人恩怨。倘若不是在《土默热红学》问世后,诸位大师率先发难,抽冷子给土默热一记响亮的耳光,土默热过去何尝攻击过诸位大师?学术观点上的不同,乃是很平常的事情,平心静气地彼此切磋探讨就可以了,完全不必唇枪舌剑,大战三百回合,必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

  其实,在红学问题上,彼此心照不宣,各自的学说都各有成就,也各有软肋,这样争辩下去,再争辩一百年,恐怕也难分胜负。倘若采取蔡元培先生当年在北大的态度,兼收并蓄,共存共荣,有何不好,何苦文人相轻,彼此摇唇鼓舌、驳诘攻讦,弄得灰头土脸、两败俱伤?

  综合诸位大师批驳土默热的文章,与其说大师们在攻击土默热,不如说大师们在捍卫曹雪芹。土默热深知诸位大师对曹雪芹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并对此不持异议。问题是感情代替不了学术,大师们坚持的曹雪芹说,并非什么不允许别人怀疑的绝对真理。对曹雪芹持异议,也不是自土默热始,不要说近年来戴不凡等学者的文章,就是在《红楼梦》问世之初,不是也有裕瑞说曹雪芹是在前人作品上加以修改润色的说法吗?

  大师们在批驳土默热的文章中,不约而同地指责土默热,。其实,土默热好心奉劝诸位大师,为自己羽毛计,最好不要再提那。《红楼梦》中有句名言:正因为那的不可靠性,才激起了土默热在曹雪芹之外另寻《红楼梦》作者的探索兴趣。倘若诸位大师的曹雪芹著作权扎的真的那么牢,那真的那么结实可靠,就根本不会有《土默热红学》冒出来了!

  综合诸位大师所提的百年红学累积考证出来的,不过只有四个所谓而已。其一是《四松堂集》及《雪桥诗话》对曹雪芹的记载;其二是永忠、明义及袁枚作品中对曹雪芹的记载;其三是张宜泉《春柳堂诗稿》中对曹雪芹的记载;其四是脂本《红楼梦》批语中对的记载。其它的所谓证据,都是后人的记载,不足凭信。

  先说《四松堂集》及《雪桥诗话》对曹雪芹的记载,这是胡适先生《〈红楼梦〉考证》一文所使用的最主要证据。其实,胡适先生关于曹雪芹是曹寅之孙的论断,是根据杨钟羲《雪桥诗话》的记载做出的。杨钟羲是清末人,与曹雪芹相隔一百多年,他的《雪桥诗话》的说法又是根据什么做出来的呢?原来是根据《四松堂集》的记载做出来的。那么,《四松堂集》的记载是否可靠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四松堂集》是一部被挖改的面目全非的诗集,不要说是,就连也不够。

  再说永忠、明义及袁枚作品中对曹雪芹的记载。明义的二十首,首先其真伪本身就存在很大争议。退一步说即使是真的,从明义诗中的描述看,他看到的《红楼梦》也不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任何一部《红楼梦》。更何况袁枚证实明义看到的是一部描写的作品,这本书的作者是以前的,根本就不是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的人。诸位大师不是对把《红楼梦》看成深恶痛绝吗?怎么能用的证据,作为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证据呢?

  张宜泉《春柳堂诗稿》中对曹雪芹的记载就更加靠不住了。首先是《春柳堂诗稿》本身就靠不住,因为这是一部光绪年间刻印的诗稿,刻印者自称是张宜泉的孙子,如果张宜泉是曹雪芹的同时代人,他的孙子最起码是嘉庆道光年间人,无论如何不会是光绪年间人。其次是《春柳堂诗稿》关于曹雪芹的记载,是用帖出来的,并且粘贴的位置极为可疑,可信度大打折扣。再次是《春柳堂诗稿》中关于、的记载,与关于曹雪芹著作权的其他证据,无论如何也无法榫接。

  以上三个方面的所谓证据体系,除了上面所说的文本缺陷以外,还有两个致命的问题。一是所有关于曹雪芹的证据,都无法证明曹雪芹是曹寅的后代,不论是儿子还是孙子都证明不了。更何况已经发现的曹氏家谱中,根本就没有曹雪芹这个人。诸位大师研究的,说到底是而非,曹雪芹与曹寅接不上,关《红楼梦》什么事?

  二是所有关于曹雪芹的证据,都无法证实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不论是《四松堂集》还是《春柳堂诗稿》,都没有关于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任何记载。只有明义、永忠及袁枚的记载,提及了,可惜还是写妓女的《红楼梦》,并非今本《红楼梦》。并且说曹雪芹跟随到过也是子虚乌有的,因为曹寅死时,这个曹雪芹还没出生。

  至于脂本《红楼梦》批语中关于作者的记载,就更加无法作为曹雪芹著作权的证据了。因为诸位大师至今无法把脂批的与你们考证的曹雪芹榫接起来,也无法用可靠证据把脂砚斋是何许人考证出来。倒是笔者把这个考证为洪昇,把脂砚斋考证为洪昇的妻子黄兰次,他们都是曹雪芹时代一甲子前的人物,与你们所说的曹雪芹毫无关系,当然也无法证明曹雪芹的著作权了。

  尊敬的诸位大师,以上所罗列的问题,并非笔者的发现,而是红学界各路专家经过近百年考证的共同。诸位大师对这些的来龙去脉比笔者更清楚,只是在为了驳斥土默热而宣布时,不肯同时宣布这些的不可靠性而已。笔者之所以在这里罗列了这的瑕疵,意图并非是再次挑起与诸位大师的争端,只不过是把的另一面,代诸位大师公布出去而已,以免诸位大师有刻意隐瞒的嫌疑。

  土默热在这里公布这些的瑕疵,也不是有意再次挑起关于《红楼梦》著作权的论争。诸位大师在批驳土默热时,都不约而同地指责土默热、,土默热可不是利用以上材料反坐诸位大师的、行为。关于曹雪芹著作权的这些、行为由来已久,把这顶帽子给你们戴上也显失公平,因为在新红学庞大的专家队伍中,几位大师的地位还不够显赫,不过是打小旗的角色而已,顶多是个,还轮不到诸位。

  俗话说,偷来的锣儿敲不得,求人不如求己。土默热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诸位大师把攻击《土默热红学》的时间和精力,还不如用到修补曹雪芹著作权的上去。倘若把自己的扎牢了,还怕别人剥夺曹雪芹著作权吗?如果自己的扎不牢,就是把《土默热红学》了,曹雪芹著作权也申请不到专利啊!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跑出一个、,再次向曹雪芹著作权发起攻击。如此反复较量,你们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么?全国的红学爱好者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陪我们打笔墨官司么?

  这么多年了,主流红学都干了些什么呢?在曹雪芹著作权研究方面取得什么新进展了么?似乎没有,用刘梦溪先生的话说:尊敬的诸位大师,你们这么多年来,把那些攻击戴不凡、欧阳健、霍国玲、孔祥贤、土默热的精力和时间,都用于发现曹雪芹著作权的,那该多好,何必在无休止的纷争中虚耗宝贵的学术生命?如果把你们把那通过大家齐心协力都变成,何必担心出来几个微不足道的土默热?

  在你们的没有变成之前,有人跳出来,对你们坚信不疑的发出置疑,向曹雪芹著作权发起冲击,或者在曹雪芹之外另寻作者,都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诸位大师就是使尽浑身解数,也是应付不过来的,即使集全会之力再打上一百次的战役,也是不能奏效的。更何况把每个叛逆者都,在理论上是说不通的,在实践上也是很难做到的,文革期间批的教训,可不惧哉。

  临渊羡鱼何如退而结网,因此,笔者想和诸位大师达成一个:按照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原则,你集中精力扎牢你的曹雪芹,我全心全意搞我的《土默热红学》,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和平共处,互相包容,共同推动红学的繁荣。倘若某一天诸位大师宣布:曹雪芹著作权毋庸置疑了,的扎牢固了,土默热到时候肯定服从事实,服从真理,一定主动宣布取消《土默热红学》,并向全国人民检讨之罪!

  共存共荣不等于没有学术争鸣,今后磕着碰着的问题也不可避免。曹雪芹著作权不欢迎土默热冲击,《土默热红学》却欢迎诸位大师不吝赐教。但是,这方面也希望与诸位大师划出一个双方遵行的来。毛老人家在红学问题上,支持的是,李希凡先生可以证明笔者此言不谬。土默热也是小人物,但没有毛老人家背后支持,面对这么多大师级重量级人物,未免有点胆怯。再加上屡次受到诸位大师居高临下的痛斥和尖酸刻薄的羞辱,更加有点胆寒,划个是绝对必要的。

  因此,希望今后在不可避免的学术争鸣中,不论大人物还是小人物,地位应当是平等的,发言权也应当是对等的,双方都不能以地位压人,以裁判自居,不能靠进行。在争鸣中,应该平心静气,和风细雨,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不要总是摆出一副教师爷的面孔,更不要总是试图把对方一棍子打死。土默热过去回敬各位大师的文章中,倘有冒犯之处,这里先向诸位大师道歉了!今后倘若再见到大师级人物的文章,恕不奉陪,自然不会再冒犯诸位大师。

  最后,祝各位大师德艺双馨,早日扎牢曹雪芹著作权。只要把无休止打笔墨官司的时间精力,转移回研究曹雪芹的你们认为的正道上来,屏除私心杂念,少点党同伐异,一心一意搞学术研究,在捍卫曹雪芹著作权的征程上,一定能尽快达到光辉的顶点。届时,土默热一定会请各位大师到寒舍做客,敬各位大师一杯美酒,并发自内心地陪一句不是:对不起,《土默热红学》给您添乱了!

  2006年9月20日于长春

  红楼人物

  金陵十二钗正册林黛玉判词)、薛宝钗判词)、贾元春判词)、贾探春判词)、史湘云判词)、妙玉判词)、贾迎春判词)、贾惜春判词)、王熙凤判词)、巧姐判词)、李纨判词)、秦可卿判词

  红楼梦曲引子枉凝眉终身误恨无常喜冤家分骨肉虚花悟乐中悲世难容聪明累留余庆晚韶华好事终飞鸟各投林

  金陵十二钗副册甄英莲香菱判词)、平儿薛宝琴尤三姐尤二姐尤氏邢岫烟李纹李绮喜鸾四姐儿傅秋芳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判词)、袭人判词)、鸳鸯小红金钏紫鹃莺儿麝月司棋玉钏茜雪柳五儿

  十二贾氏贾敬贾赦贾政贾宝玉贾琏贾珍贾环贾蓉贾兰贾芸贾蔷贾芹

  十二官琪官芳官藕官蕊官药官玉官宝官龄官茄官艾官豆官葵官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包勇吴贵吴新登、邓好时、王柱儿、余信

  其他人物贾母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邢夫人林如海贾雨村甄士隐刘姥姥柳湘莲薛蟠贾瑞...了解更多人物,及诗词关注公众号(bcbeicha)杯茶读书,回复关键字获取。

  红楼诗词西江月二首葬花吟题帕三绝五美吟秋窗风雨夕柳絮词菊花诗桃花行芙蓉女儿诔姽婳词怀古绝句

  红楼梦每回主要内容及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三一零四一零五一零六一零七一零八一零九一一零一一一一一二一一三一一四一一五一一六一一七一一八一一九一二零

  重要情节黛玉入府梦游太虚元妃省亲宝玉挨打宝钗扑蝶共读西厢黛玉焚稿湘云醉眠可卿之死紫鹃试玉探春理家惑馋抄园

  脂批红楼梦每回原文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水浒传、三国演义、简爱等……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