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红楼梦 > 红楼研究 >

揭秘宝玉云雨事一二

2021-06-09 10:31

  红楼探析之二:宝玉有否二次云雨事

  红学研究

  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宝玉亦素喜袭人柔美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无人撞见。①

  这是曹雪芹明文写到宝玉一次云雨事。宝玉和可卿是梦中之事,不算。我认为,宝玉梦中之可卿和梦外之可卿是一人,有现实的可卿,才有宝玉梦中之幻影。宝玉看可卿是兼美钗黛,可卿引宝玉入室入梦,也就是说,宝玉青春萌动是可卿引发的,宝玉情窦初开是可卿教引的。警幻可卿姐妹俩言传身教宝玉,这是为什么?以后全书(前八十回)再没明文写到宝玉云雨之事。但是,作者是不是就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了呢?有多篇文章谈到,第三十一回,晴雯对宝玉说:“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二三个时辰,也不知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似是暗示宝玉和碧痕有过这方面的事。

  我以为曹雪芹写宝玉,主要是写宝玉和姑娘丫环“意淫”之事,即对姑娘丫环情爱往来,精神交流,“情切切”,“意绵绵”,关心体贴,怜香惜玉。这是宝玉本性使然,自然流露,并不图回报,是一个独特人物。作者写宝玉有过一次云雨事,也是点染一下,意在说明宝玉是正常男子。后来,我再次重读《红楼》,读到几个片断,发现,雪芹对宝玉云雨之事“意犹未尽”,又暗笔点了宝玉一至二次云雨事,或者说,隐去了宝玉一至二次云雨事。又暗示有云雨事,又要隐去,这是为什么?作者还在书中对此提出“指证”和“申诉”。这到后文再分析。先看宝玉的二次“捉奸”。

  第十五回《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秦钟道:“这也容易,只是远水救不得近渴。”说着,一口吹了灯,满屋漆黑,将智能抱到炕上,就云雨起来。那智能百般的挣扎不起,又不好叫的,少不得依他了。

  正在得趣,只见一人进来,将他二人按住,也不则声。二人不知是谁,吓的不敢动一动。只听那人嗤的一声掌不住笑了。二人听声,方知是宝玉。

  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宝玉)想着,便往书房里来。刚到窗前闻得房内有呻吟之韵。宝玉倒吓了一跳:敢是美人活了不成!乃乍着胆子,舔破窗纸,向内一看。那轴美人却不曾活,却是茗烟按着一个女孩子也干那警幻所训之事。宝玉禁不住大叫“了不得!”一脚踹进门去,将那两个吓开了,抖衣而颤。

  曹雪芹为什么写宝玉二次捉奸?宝玉只是前一二年(约十一岁)和袭人试过一次。这二次捉奸,宝玉似乎比较“老练”,很懂云雨事,暗示宝玉有过几次经验,是一个老手。

  这里略说一句,有文章谈到玉、钟有同性恋,笔者不以为然。问过这方面的医学人士,他们曰:同性恋和青少年的过分亲昵行为有区别。西方同性恋含意有性行为,而且是伴侣性质,定期行为。玉钟之间顶多有过分亲昵行为(还不知有没有),不应算着同性恋。

  再接前文。曹雪芹为什么写宝玉二次捉奸,这是何意?除了指宝玉有点“淘气”和“禀性乖张”外,似乎暗示宝玉也被别人“捉过”(碰过)一次(这在后文有交待)。宝玉也该被别人“捉”一次,这才对称——这是曹公惯有对称法。

  我推想,曹雪芹要把宝玉塑造成“情痴”“情种”“意淫”形象,描绘成“好色不淫”“情而不淫”形象,就把多情公子宝玉的一些“风流”韵事隐掉了,在最后的修改中把宝玉“提纯”了,但隐隐约约又流露一些风声。为什么又要流露一些风声,这到后面再分析。

  不要以为作者只在这三处(二次捉奸,一次“宝、碧洗澡”)点到(暗示)宝玉还有云雨之事,另还在二处点到。

  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晴雯遭人诬陷,被王夫人撵出大观园,人还是病着的。晴雯病重,宝玉悄悄去看她。晴雯临死之前对宝玉呜咽道:“……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说毕,又哭。

  晴雯的话里有二层意思:一是暗示自己知道(或碰到)宝玉和袭人(或别的丫环)有云雨之事(后详),而自己却“枉担了虚名”是“狐狸精”。二,如果知道自己如今落到“枉担了虚名”是“狐狸精”的下场,后悔当初不如“另有个道理”,何必“痴心傻意”“在一处”守着。这话很含糊,只有宝玉明白(后文分析)。但宝玉和晴雯关系非同一般,书中多处点到。睛雯说完话后,把自己的两根指甲“齐根铰下”,还“将贴身穿着一件旧红绫袄脱下,”连指甲送与宝玉,并要宝玉“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这是二人痴心死恋之意。晴雯死后,宝玉又为晴雯作《芙蓉女儿诔》,长歌当哭,十分感人。当然,此诔或是诔黛玉,或是又诔女友,但表面总是诔晴雯。

  宝玉和睛雯亲昵亲密到什么程度,两人可以共躺一个被窝。第五十一回,天冷,宝玉要晴雯“快进被来渥渥罢。”睛雯就钻进了宝玉被窝,后被麝月冲散(前文晴雯冲散宝麝一次,这是曹雪芹对写手法。后详)。全书中(前八十回),宝玉还和一个姑娘共躺一个被窝,这就是黛玉(第十九回,后详)。另外,第六十三回《寿怡红》,宝玉和芳官“同榻”,因两人都是醉卧,脑袋不清醒,不算。宝玉虽曾和黛玉、睛雯躺一个被窝,但黛、晴二人是清白的,这是曹雪芹的对比写法——明文写躺一个被窝反而是清白的(后文论述二人的清白)。宝玉和晴雯到底是种什么关系,全文分析完才能明白。

  宝玉身边有四大丫环:袭人、晴雯、麝月、碧痕。前面说过,第六回,宝袭初试云雨情;第三十一回,宝碧洗澡。现在,还有一个麝月,作者也点到麝月的“儿女事”。第二十回,宝玉和麝月在屋里:

  宝玉笑道:“咱两个作什么呢?怪没意思的。也罢了,早上你说头痒,这会子没什么事,我替你篦头罢。”麝月听见,便道:“就是这样。”说着将文具镜匣搬来,卸去钗钏,打开头发。宝玉拿了篦子替她一一梳篦。

  只篦了三五下,只见晴雯忙忙走进来取钱,一见了他两个,便冷笑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宝玉笑道:“你来,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没那么大福。”说着,拿了钱,便摔帘子出去了。

  宝玉在麝月身后,麝月对镜,二人在镜内相视。宝玉便向镜内笑道:“满屋里就只是她磨牙”。麝月听说,忙向镜中摆手,宝玉会意。忽听唿一声帘子响,晴雯又跑进来问道:“我怎么磨牙了?咱们倒得说说。”麝月笑道:“你去你的罢。又来问人了。”晴雯笑道:“你又护着。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说着,一径出去了。

  单看这一段,是看不出名堂,如果对照晴雯临死前一段话和晴雯说袭人、碧痕事来,作者的暗示意就显露出来了。作者当然不是说宝玉和麝月这次就有名堂,而是暗示二人曾经有过名堂,而且暗示晴雯无意悄悄碰到一回。晴雯话里暗指意很明显“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旧时婚礼,新郎新娘交换着饮两杯酒,叫作“交杯”;新郎为新娘改梳发髻和加簪饰物叫作“上头”。晴雯开玩笑把宝玉、麝月的亲昵行为亲密状态比作“夫妇”,暗指宝玉、麝月有过“夫妇”行为。当然不能光凭这一点,另外,“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这也是话里有话。大概有一次,晴雯突然回来,碰巧在门口看到了什么(上次未声张),就如这次一样。麝月在镜内向宝玉摆手,意指晴雯在门外偷听。作者在这里的代指意很明显,暗指上次晴雯在门外无意偷偷看到了什么,上次晴雯并没声张。结合晴雯对袭人、碧痕、麝月三人的指证,这暗示意就更明显。

  作者偏叫晴雯碰到,这是何意?结合几处看才明白,晴雯是清白之人,心直之人,叫她碰到,她以后终会说出来。晴雯也把袭人的事说出来了。

  第三十一回:

  袭人听了这话,又是恼,又愧,待要说几句话,又见宝玉已经气的黄了脸,少不得自己忍了性子,推晴雯道:“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原是我们的不是。”

  晴雯听她说“我们”两个字,自然是她和宝玉了,不觉又添了酸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

  宝玉和袭人云雨事作者是写给读书人看的,晴雯当时并不知道。作者写晴雯说出此等话来,意指睛雯看出或知道此事。这样,晴雯就说了三次。我再把晴雯说三人的“关键词”提出来:一次是说袭人“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一次是说麝月“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一次是说碧痕打发宝玉洗澡“也不知道作什么呢。”而这三次都是当着宝玉的面说(其中还二次当着袭人、麝月的面说),大有意味,意指我不是说瞎话。宝玉和当事人也没解释一句,有默认意思。而晴雯遭人诬陷时是有人背着她干的。这也是作者的对比手法。

  晴雯是清白的。作者在二处点到晴雯是清白的。第一,第七十七回,作者“请”出灯姑娘作证:“我进来一会在窗外细听,屋里只你二人,若有偷鸡盗狗的事,岂有不谈及的,谁知你两个竟还是各不相扰。可知天下事委屈事也不少。如今我反后悔,错怪了你们。”第二,第二十回:宝玉笑道:“你来,我也替你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没那么大福。”晴雯摔帘子出去了。现在看来,曹雪芹这段描写也是有寓意的。“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由清白之人“指证”那三人,说明那三人是有问题的。作者还有一层意思,因袭人是明文写了有云雨事的,按类比类同原理,说三人同一类事,另二人类同于前一人。

  晴雯有“指证”,也有“申诉”。第七十七回,有人说晴雯是“狐狸精”,晴雯申诉“我死也不甘心的”,“有冤无处诉。”晴雯在喊“冤”。

  宝玉和晴雯的关系是:宝玉对晴雯很好,很欣赏她,但对她并没非份之想(宝玉对上品姑娘没有非份之想)。晴雯也知宝玉对自己很欣赏,而晴雯也是喜欢、欣赏宝玉的,但保持一定的距离。晴雯知道宝玉对那几大丫环有“儿女事”,但晴雯守身如玉,并没借宝玉欣赏而“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所以晴雯临死之前有点后悔之意,早知枉担了“狐狸精”的虚名,不如就跟宝玉距离再近点。所以晴雯临死前和宝玉交换贴身袄儿,以弥补以前之不足。但清白的晴雯反遭人诬陷为“狐狸精”,是冤枉的,所以晴雯“死也不甘心”,“有冤无处诉”。对这四大丫环来讲,清白的反遭人诬陷而被撵并死去,不清白的反增加月银而得到当权者的青睐。这是丫环的一个悲剧。所以曹雪芹要写出晴雯的“指证”和“申诉”。君无错会。

  曹雪芹为什么要隐笔写宝玉还和麝月、碧痕有过儿女之事,要隐未隐。从整部《红楼梦》来看,作者创作塑造人物是按写实手法写来,“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哄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曹雪芹是写真实人物,圆型人物。写宝玉也是如此。当然,想像创作成份也有,但核心部分仍是真实二字。从常情常理来讲,宝玉和袭人试了一次,难保不会再和其他丫环再试一次。俗话说“男女七岁不同席”,宝玉和几大丫环虽不同席,但同屋。同屋和同席意思差不多,这中间的界限是模糊的,很容易过去。宝玉和漂亮丫环同睡一屋,宝玉又不是神,也不是圣,难保经得住诱惑,青春萌动也难以抑制。但是,作者的意思很清楚,宝玉也只是和大丫环发生过少量的云雨之事,到此为止,浅尝则止。宝玉不是“皮肤滥淫”之徒,只是多情好色之人。宝玉的主要心思还在于情,在于“意淫”,只是偶有“性”趣。但一点也不写宝玉的云雨之事(一次和二三次并无多大区别),这也不合“情理”,也不合宝玉是一个正常人。当时的社会,三妻四妾是贵族人家的正常事。作者不是“造神”,也不是“立圣”,只是讲一个多情贵族公子和一群姑娘的事。但这种事对宝玉来讲,毕竟属于不好言说之事,所以作者点到为止,写的隐晦含蓄,仅仅露点风声,让读书人想去。

  这就要谈谈警幻仙女的理论了(作者理论)。警幻的理论是“情”“色”“意”“淫”都有要,一个都不能少。警幻并不反对淫(夫妻之间不叫淫),但反对“皮肤滥淫”。从曹雪芹塑造的主要人物宝玉这个形象来讲,就像宝玉一样,宝玉是四样俱全。宝玉是“五色花纹缠护”的“宝玉”,对应不同层次的女子有不同的色彩。警幻对宝玉“言传身教”就是要宝玉接受这套理论。这套理论是对应宝玉以后的事情,反过来也可以说,宝玉以后就是“实践”警幻的理论。在这套理论中,“情”是核心,“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那四个字都要冠一个“情”字才准确,既:情爱、情色、情意、情淫。这些统统加起来用两个字概括——“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

  按《红楼梦》的意思,众女子都有要到宝玉处挂号。按书中排法:“情爱”是第一位的,既宝玉和黛玉的关系;“情色”是第二位的,既宝玉和宝钗、湘云、妙玉、可卿等的关系;“情意”是第三位的,既宝玉和晴雯、平儿、紫鹃、鸳鸯、香菱、芳官、金玉钏等的关系;“情淫”是第四位的,既宝玉和袭人等的关系。

  现从一个侧面说说宝、黛、钗的关系。第十九回:

  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这一个。”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了一个来,自己枕了。二人对面倒下。

  黛玉因看见宝玉左边腮上有钮扣大小的一块血渍,便欠身凑近前来,以手抚之细看,又道:“这又是谁的指甲刮破了?”宝玉侧身,一面笑道:“不是刮的,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漉胭脂膏子,蹭上了一点儿。”说着,便找手帕子要揩试。黛玉便用自己的帕子替他揩拭了。

  以后,宝玉又闻黛玉身上的香,又“翻身起来,将两只手呵了两口,便伸向黛玉膈肢窝内两胁下乱挠。”黛玉“便笑的喘不过气来。”后来,黛玉按着宝玉拧他,说他编她。

  第二十八回:

  宝玉笑问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问她,少不得褪下来。宝钗原生的肌肤丰泽,不容易褪下来。宝玉在傍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到:“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她身上。”正是自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金玉一事来;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同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宝钗褪了串子来递于他,也忘了接。

  从以上二段可看出,作者写宝、黛关系很是亲昵亲密,二人可以并排躺在床上,宝玉可以摸黛玉的胳膊,可以挠黛玉膈肢窝,黛玉可以为宝玉擦脸上的胭脂,黛玉可拧他,二人真是男女不避嫌。说明二人情爱很深。这是区别于宝钗的地方。另外,宝玉除了“情”感外,还有“肉欲”感(看宝钗雪白酥臂的反应),这是作者写宝玉是人不是神不是圣的特笔。

  有人会想到我在上文写的宝玉和麝月、碧痕之事,作者是不是也暗示宝、黛有儿女之事。这是两回事,作者写的很清楚,并没这回事,运笔一丝不乱。

  作者写宝玉和麝月、碧痕之事,这是事情的这半面,另半面有人“指证”,如睛雯就指证袭人、麝月、碧痕。另外,晴雯还有“申诉”喊“冤”。这就有作者的暗示意。当然,也有人指证睛雯是“狐狸精”,但作者请出灯姑娘来作证,两相抵消。作者在回目和判词中也写道:“俏丫环抱屈夭风流”“寿夭多因诽谤生”,认定晴雯是冤枉的,反证那三人有“问题”。再,晴雯当面指证也没人辩白,事后也不申诉,默认了事。这些都是作者的暗笔。书中,并没人指证宝、黛(宝黛关系很亲密,这大家都知道),所以宝、黛是清白的,纯情的。作者也没这方面的意思。

  作者写宝黛的关系比玉钗的关系更亲密一层,是情爱和情色的区别。宝黛的情爱关系很深,刻骨铭心,超过了情色、情意、情淫关系,这在后文有交待、照应。第五十七回《慧紫娟情辞试忙玉》,宝玉误以为黛玉要走,登时“急痛迷心”,痴情呆性发作,“那呆子眼也直了,手脚也凉了,话也不说了,李妈妈掐着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了”。说明宝玉对黛玉情迷很深,爱入骨髓。如抽掉这情爱,宝玉将失常。这情爱超过肉欲,超过美色,超过现实。

  宝玉和黛玉、晴雯曾躺一个被窝(这是象征意义),却并没发生云雨事,是说明宝玉重情重“意淫”,不重“皮肤滥淫”。这在第四十四回《喜出望外平儿理妆》宝玉心理活动可看出。宝玉为平儿理妆后,“竟得在平儿前稍尽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乐也。因歪在床上,心内怡然自得。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宝玉反对贾琏等“皮肤滥淫”之徒,看重的是在姑娘女儿面前“情切切”,“意绵绵”,“稍尽片心”,哪怕睡一个被窝也不会想到云雨之事。宝玉并不想亵渎黛晴,认为她们是冰清玉洁的。但宝玉并不是神,不是圣,不是清教徒,宝玉也需要云雨(被警幻秘授),这是生理心理之需要。所以宝玉找下等一点的漂亮大丫环少量云雨。这也是情理中事。这是曹雪芹一手二牍文章,不可偏看。

  宝玉的痴情多情是天然的,与生俱来的,无功利色彩。宝玉是来补“情”之天的。当时封建社会的姑娘女儿获情太少,这情是爱情、人情、友情、同情等,需要宝玉这样的人来补情,来挥洒情雨。所以宝玉是情痴情种,是花王。

  还在二百多年前,曹雪芹就敏感细微地感悟到,像宝玉这种高层次人物身上有“情、色、意、淫”多种色彩,并微妙艺术地表现出来,这不能不说曹雪芹是一位文学天才。

  “宝玉”前面加上“通灵”二字,表明此石头“灵性已通”,可以作文章了:“莫如我不借此套者反倒新鲜别致,不过只取其事体情理罢了,……竟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所有书中之人,但事迹原委也可以消愁破闷。”以后石头就是说别人的文章不好,说自己的文章好,因为自己是“通灵石头。”其实也是曹雪芹不知通过什么方法“通灵”了,“灵性已通”(我认为主要原因之一是曹雪芹女友帮助他通灵),“只因锻炼通灵后,便向人间惹是非。”曹雪芹“通灵”了,就开始写作《红楼梦》,因此《红楼梦》是带有灵性灵气的书。所以二百多年来才吸引一批又一批痴心呆气的人进入“红楼”,流连忘返。(完)

  红楼人物

  金陵十二钗正册林黛玉判词)、薛宝钗判词)、贾元春判词)、贾探春判词)、史湘云判词)、妙玉判词)、贾迎春判词)、贾惜春判词)、王熙凤判词)、巧姐判词)、李纨判词)、秦可卿判词

  红楼梦曲引子枉凝眉终身误恨无常喜冤家分骨肉虚花悟乐中悲世难容聪明累留余庆晚韶华好事终飞鸟各投林

  金陵十二钗副册甄英莲香菱判词)、平儿薛宝琴尤三姐尤二姐尤氏邢岫烟李纹李绮喜鸾四姐儿傅秋芳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判词)、袭人判词)、鸳鸯小红金钏紫鹃莺儿麝月司棋玉钏茜雪柳五儿

  十二贾氏贾敬贾赦贾政贾宝玉贾琏贾珍贾环贾蓉贾兰贾芸贾蔷贾芹

  十二官琪官芳官藕官蕊官药官玉官宝官龄官茄官艾官豆官葵官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包勇吴贵吴新登、邓好时、王柱儿、余信

  其他人物贾母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邢夫人林如海贾雨村甄士隐刘姥姥柳湘莲薛蟠贾瑞...了解更多人物,及诗词关注公众号(bcbeicha)杯茶读书,回复关键字获取。

  红楼诗词西江月二首葬花吟题帕三绝五美吟秋窗风雨夕柳絮词菊花诗桃花行芙蓉女儿诔姽婳词怀古绝句

  红楼梦每回主要内容及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三一零四一零五一零六一零七一零八一零九一一零一一一一一二一一三一一四一一五一一六一一七一一八一一九一二零

  重要情节黛玉入府梦游太虚元妃省亲宝玉挨打宝钗扑蝶共读西厢黛玉焚稿湘云醉眠可卿之死紫鹃试玉探春理家惑馋抄园

  脂批红楼梦每回原文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水浒传、三国演义、简爱等……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