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红楼梦 > 红楼研究 >

揭秘宝玉与三艳之迷

2021-06-09 10:37

  红楼探析之三:宝玉与三艳之迷

  红学研究

  宝玉和可卿

  我在《谈可卿宝玉贾珍》一文中详述了宝玉和可卿的关系,这里略为重复几句。宝玉和可卿有一种特别关系,是“精神恋”(精神层面密切关系),并非有人说的“暧昧”关系。在宝玉脑中(梦中),可卿兼钗黛之美:“其鲜艳妩媚有似宝钗,其袅娜风流则又如黛玉“(第五回),是情仙。别人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宝玉是夜有所思,日有所梦,是个怪人,跟别人相反。可卿引宝玉入室入梦,宝玉青春萌动是可卿引发的,宝玉情窦初开是可卿教引的。这是作者从精神层面写两人的关系。作者还写了宝玉和可卿的亲密关系,如宝玉二次主动要求跟凤姐去看可卿。第七回“宝玉听了,也要跟了逛去”。第十一回“宝玉也要跟了凤姐儿去瞧秦氏去”。另,宝玉对可卿之死反应也有些特别,反应过度。宝玉“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得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第十三回)。这个反应非同寻常,超过了一个十一二岁孩童的情理范围。可卿和贾珍并无不正当关系,书中没一言半语写到可卿和贾珍有不正常关系,甚至都没有二人正面接触的场面。只是焦大说出“爬灰”一语,而作者对“爬灰”一语作了解释:“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第九回);那些“扯是搬非调三惑四”的人口吐“不干不净的话”(第十回)。事实上,是贾珍对可卿越礼侵犯,“猫狗打架”,猫和狗不同类,不会苟合,意味着可卿拼死反抗。事情泄漏,再加上“不得志奴仆造言诽谤”“扯是搬非调三惑四,”说出“爬灰”,说出“不干净的话”,可卿只有死路一条。是流言杀死了可卿,是贾珍越礼侵犯害死了可卿。在当时封建社会,大家族,这种事传开了,只有女子去死,如可卿、金钏、晴雯。

  作者写宝玉对可卿之死反应过度(吐血),而且自己也反应过度,如写厚葬可卿(葬礼规格超越可卿身份)。如果单看宝玉“吐血”,作者“厚葬”,似乎并没什么,情节需要,主题需要,人物需要。但是结合宝玉(作者)对金钏、对晴雯之冤之死反应过度来看,这里面就有文章,有隐含意义。她三人都是一个“冤”字,这也反证她三人都是清白的,都是冤死的(后详),而且都和宝玉有干系。这到后面再来分析宝玉和她三人的关系以及作者为何掺和进去——反应过度。

  宝玉和晴雯

  我在《宝玉有否二次云雨事》一文中详叙了宝玉和晴雯的关系,现简叙几句。宝玉和晴雯的关系很亲密,宝玉对晴雯的情意、好感在众丫环之首。《红楼梦》中有《撕扇子作千金一笑》、《胡庸医乱用虎狼药》、《勇晴雯病补孔雀裘》、《俏丫环抱屈夭风流》、《痴公子杜撰芙蓉诔》等回详叙了宝玉和晴雯的关系,是除黛钗外,描写最多的女子。晴雯是个漂亮的丫环,是情勇,宝玉很喜欢她。晴雯被人诬陷为“狐狸精”,带病之身被王夫人撵出园子,后冤死。

  晴雯和宝玉是清白的,晴雯为此提出“指证”和“申诉”。晴雯指证袭人“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第三十一回)。晴雯指证麝月“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第二十回)。晴雯指证碧痕“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二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第三十一回)。因是明文写袭人和宝玉有云雨事,所以晴雯同语对袭麝碧指证,按类同类比原理,说三人同一类事,其中一人有事,另二人类同于前一人,也即后二人也有云雨事之嫌。这是作者的暗示意。作者在后面还对指证(暗示意)有了交待(照应)。晴雯还有申诉。晴雯临死之前申诉(对宝玉说):“……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起。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晴雯是申诉,也是喊冤。作者特意“请”出灯(照明之意)姑娘出来作证,证明宝玉和晴雯是清白的。清白的晴雯反遭人诬陷是狐狸精,反证出袭麝碧不清白。不清白的反被“管理层”“舆论界”看好,如袭麝碧就被认为是好人、善人、规矩之人。王夫人等诬晴雯为“狐狸精”“妖精”,并把晴雯撵出,致使晴雯冤死。王夫人却对袭人大加赞赏,“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名声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三十四回)。王夫人还偷偷每月给袭人发“重奖”。其实,给宝玉首开“洋荤”的就是袭人。王夫人还针对晴雯的事说:“只有袭人麝月,这两个笨笨的倒好”(七十四回)。请注意,王夫人说袭麝好都是针对男女之事。所以宝玉要悄悄出园子去看晴雯,抚慰晴雯。晴雯临死前,宝玉和她悄悄交换了贴身小袄,晴雯还把指甲咬下来送给宝玉(死恋之意)。晴雯死后,宝玉为她作了一首长长的《芙蓉女儿诔》,以悼念晴雯。这些都是宝玉“反应过度”,这些也是作者之意,也是作者“反应过度”。这是何意,容后再叙。

  宝玉和金钏

  宝玉和金钏的关系也有不同寻常之处。

  第二十三回:

  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

  第三十回:

  王夫人在里间凉榻上睡着,金钏儿坐在旁边捶腿,也乜斜着眼乱晃。宝玉轻轻的走到跟前,把她耳上带的坠子一拨。金钏睁开眼,见是宝玉。宝玉悄悄的笑道:“你就困的这么着?”金钏抿嘴一笑,摆手令他出去,仍合上眼。宝玉见了她,就有些恋恋不舍的。悄悄探头瞧瞧王夫人合着眼,便自己向身边荷包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了出来,便向金钏儿口里一送。金钏儿并不睁眼,只管噙了。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

  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难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着金钏脸上就打了一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们教坏了。”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去了。

  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顿时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都忙进来。王夫人便叫玉钏儿:“把你妈叫来,带你姐姐去。”金钏儿听说,忙跪下哭道:“我再也不敢了。太太要打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不见人呢!”(金钏仍被撵出,后投井自尽)

  第三十三回:

  贾环便悄悄(对贾政)说道:“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第四十三回:《不了情暂撮土为香》,宝玉在凤姐生日之时,冒险悄悄出城,寻香找庙,“含泪施礼”祭悼金钏。金钏死隔一年,宝玉仍念念不忘,竟然冒贾家之大不韪,私出祭悼,这反应算是“过”了。

  从这四段引文可看出,宝玉和金钏的关系有些特别。宝玉经常吃金钏嘴上的胭脂,为何爱吃金钏嘴上的胭脂,有生理心理需求。吃胭脂就是接吻,作者只是用了比较诗意的语言。第二段,宝玉和金钏调情,金钏说:“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后面还点醒一句(作者意)“连这句俗语难道也不明白?”这句话的含意是“早晚都是你的人,我又跑不掉。”宝玉为了吃胭脂方便,也是为了常和金钏在一起,说:“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宝玉主动要丫环,这还是头一遭,使金钏的身份显得很特别。宝玉和金钏的言行(关系)有些过分亲昵,这是真的。第三十二回回目《含耻辱情烈死金钏》,作者认为金钏是情烈,是死于情。金钏因宝玉调情被撵,离开宝玉,于是投井,是为宝玉而死。第三十四回宝玉梦中金钏“哭说为他投井之情”,也是此意。后文的晴雯也因宝玉被撵而死,死于情,也是为宝玉而死。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第四十三回回目《不了情暂撮土为香》,是说宝玉情未了,仍然情系金钏。此二回回目情之相对,说明宝玉和金钏关系非同一般。

  三艳和宝玉

  写到这里,我觉得宝玉和卿钏晴三位女子的关系有一些共同点,作者在她们身上有一些隐情,我现在把作者写她三人一些共同点列举出来。

  一、宝玉和她三人关系很深。

  二、她三人是一个类型。

  三、她三人在前八十回都死了,死得都有些冤,这冤和死与宝玉有些关系。

  四、宝玉对她三人之冤之死反应强烈,反应过度。

  五、作者对她三人之死反应过度。

  第一条前文已述,现在说第二条。从前八十回看,袭人麝月碧痕是一个类型,可卿金钏  晴雯是一个类型,黛钗是一个类型。本文只谈前两个类型。说袭麝碧是一个类型,第一,是说袭麝碧在“管理层”“舆论界”面前有好名声。如王夫人最看好袭人。王夫人对袭人说:“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名声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三十四回)。王夫人还悄悄每月给袭人发“奖金”。其实,给宝玉首开“洋荤”的就是袭人。王夫人还针对晴雯的事说:“只有袭人麝月,这两个笨笨的倒好”(七十四回)。请注意,王夫人说袭麝好是针对男女之事,本文说的“好名声”也是指男女之事。第二,是晴雯当着宝玉、袭人、麝月(当事人)指证他(她)们,当事人也无话可说,有默认之意。说卿钏晴是一个类型,第一,她三人有不好的“名声”。如焦大说出“爬灰”(不得志奴仆造言诽谤),王夫人骂金钏“下作小娼妇”,王夫人骂晴雯“轻狂样儿”(七十四回),“妖精”(七十七回)。第二,是她三人背后被人指控(诬陷)。如焦大说“爬灰”,有人说可卿“不干不净的话”,贾环(赵姨娘)说金钏被宝玉“强奸不遂”,晴雯被诬为“狐狸精”。作者意,当面说就有,背后说就无。讥刺那些背后“造言诽谤”的小人。再看,作者明文写宝玉和袭人有云雨事,暗文写宝玉和麝月碧痕有暧昧关系,却又写袭麝碧有好名声;作者写可卿金钏晴雯有不好的名声,但实际上知会读书人她三人是清白的(金钏晴雯是明文写清白,可卿也是遭人误解),是一个冤字。清白的反不清白,不清白的反倒清白,这是曹雪芹的对比手法,是作者的高明之处。本文完,作者的意图会更明显。

  第三条,卿钏晴之冤之死和宝玉有些关系。卿钏晴在前八十回都 死了,死得有些冤,这冤和死都与宝玉有些关系。金钏晴雯之冤之死和宝玉有关系比较明显。如宝玉调情金钏,金钏戏情宝玉。宝玉先说:“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回了一番话,但读书人一般只看到后一段话,王夫人实际上是听懂了前面一段话:“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难道也不明白。”这分明是在诱惑附合宝玉。这前一段话比后一段话严重的多,厉害的多。后面的话是说别人(贾环、彩云),前面的话是说金钏和宝玉。难怪王夫人翻身爬起来,照金钏脸上打一个嘴巴,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们教坏了。”为了断绝宝玉和金钏的情丝,还把金钏撵出院去。宝玉也听懂了金钏的话,所以说:“我只守着你”。这事宝玉是主动者,经常吃金钏嘴上的胭脂,主动讨金钏和他在一处。金钏也顺意俯就。“情烈”之金钏为此殉情投井,宝玉逃不了干系。所以第三十四回,宝玉挨打后在床上昏昏沉沉,半梦半醒,“一时,又见金钏儿进来,哭说为他投井之情。”宝玉心里明白,金钏是为自己而死。宝玉对金钏也有“不了情”,所以事过一年之后,宝玉仍要悄悄出园,“撮土为香”,沉痛祭悼金钏。

  晴雯之冤之死也和宝玉有关系。作者用五回篇幅专门写到宝玉和晴雯亲密关系,另外还有多处写到宝玉和晴雯事。宝玉喜欢晴雯,男女不避嫌,两人亲昵的可睡一个被窝(这是象征意义,并没发生云雨情——五十一回)。晴雯恃宠娇慢,心高气傲,心直口快,又是“爆炭”般性格,难免开罪惹嫌“诐奴”“悍妇”。宝晴亲密亲昵之怡红细事难免不会被某些丫环婆子知晓,所以被诬为“狐狸精”“妖精”,并传到王夫人耳中。王夫人也要斩断宝玉和晴雯的情丝,于是晴雯被整病,撵出,致死。“寿夭多因诽谤生”“俏丫环抱屈夭风流”,这是说晴雯是一个“冤”字。宝玉自己心里也明白,晴雯之冤之死和自己有关,所以晴雯临死前宝玉悄悄去看她。晴雯死后,宝玉作长长《芙蓉女儿诔》悼念寄情。宝玉自己心里清楚,他和袭人等“不干净”,而晴雯却是清白的,不清白的反没事,清白的反倒冤死。所以宝玉有负罪感,赎罪感“反应过度”,泣涕长诔,怀念歌咏晴雯:“余中心为之慨然兮,徒嗷嗷而何为耶。”

  按说,可卿之死和宝玉没什么关系,这冤字和宝玉也挂不上钩。但细看《红楼》,从宝玉这个角度讲,他认为是有关的。二人关系之要点:宝玉和可卿是“精神恋”,二人“幻情”很深(有梦作证)。宝玉看可卿是兼美钗黛,可卿引宝玉入室入梦,也就是说,宝玉青春萌动是可卿引发的,宝玉情窦初开是可卿教引的。第五回是《红楼梦》之纲,也是宝玉之纲,并不只是金钗之纲。我认为,宝玉梦中之可卿和梦外之可卿是一人,有现实的可卿,才有宝玉梦中之幻影。作者用艺术手法渲染夸张了这个梦,有作者的用意所在。此亦一手二牍一喉二歌手法也。至于二人的精神活动、心里活动、情感活动,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作者在二百多年前并没用现代的大段精神分析心理分析手法,但在多处鱼标似的点到此事,读书人分明可感到水下的鱼有多大。作者只是点到为止,留有空白。可卿之死的直接原因是贾珍越礼侵犯,流言所杀,所谓“爬灰”“不干不净的话”“是不得志奴仆”所为,是“扯是搬非调三惑四”的人所为。当然,流言也是无风不起浪,总是事出有因,也不是一点影子也没有。宝玉和黛钗关系那么好,就没有流言,说明宝玉和黛钗关系很正常。作者写了可卿金钏晴雯的“流言”,自然是不会乱写的,自有作者的用意。金钏晴雯的流言是因宝玉而起,“爬灰”的流言是因贾珍而起,“不干不净的话”的流言是因宝玉和秦钟而起(第十回尤氏转述)。从贾珍对尤氏姐妹的流氓行为来看,如有“爬灰”的影子,那必定是因贾珍越礼侵犯而起。可卿对此是拼命反抗,“猫狗打架”,猫狗不是一类,不会苟合。可卿以死相拒,或是病死,或是吊死。从常理上讲,可卿面对宝玉和贾珍,会视贾珍为臭狗屎(作者在全书写有贾珍之臭),书中并没一言半语谈到二人有男女之事,甚至都没有二人接触的场面,倒是有不少可卿和宝玉亲密的言行和场景。至于因宝玉秦钟而起的“不干不净的话”的含意是什么,我猜测,无非是把宝玉、秦钟、可卿三人的关系夸大夸张渲染而已。从宝玉这个角度讲,他也会听到关于可卿情色的风言风语(注意,宝玉并不明白“爬灰”含意,也即不明了贾珍可卿事),所以,宝玉认为可卿之死和自己有某些关系。从书中得知,宝玉和女子交往,女子发生了什么事,他总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拉,这是他的情痴情种性格。可卿突然死了,宝玉除了悲痛外,马上就会忏悔似的反应,可卿之死和自己有某种联系,起码有心理情感方面的联系。如果自己不掺和可卿的精神情感世界(自己还在梦中和可卿云雨一番),扰乱她的心态,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可卿也许就不会死。宝玉就产生负罪感,所以才“吐血”。单看宝玉可卿之事,似乎有些模糊。如果结合全书、结合金钏晴雯事来看,可卿、金钏、晴雯是一个类型,可卿之冤是显而易见的,可卿和宝玉关系有些特别。

  第四条,宝玉对她三人之死反应强烈,反应过度。宝玉在梦中听说可卿死了,“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惊心动魄。宝玉还连夜到可卿灵前,“痛哭一番。”,一个十一二岁孩童,听说比他大七八岁的已婚侄媳妇死了,还吐出一口血来,书中人感到奇怪,书外人也不太理解。如果从宝卿“幻情身”“精神恋”这个角度来看,还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从以上分析第五回来看也是 可以理解的。这也反证宝玉可卿两人关系很深。

  宝玉得知金钏死讯“心中早又五内摧伤”,伤心伤肺;“茫然不知所往,”脑袋蒙了,受打击太大。一个丫环死了,何至于此。实在是两人有情意往来,暴露了,被抓着了,金钏只好为他殉情投井,是因他而死。所以宝玉心里非常痛苦难过。这是第一个反应过度。一年后,宝玉“情未了”,凤姐生日之时,他不当回事,不怕得罪贾母王夫人凤姐等,悄悄出去找庙寻香,祭悼金钏,一举一动很心诚,这说明金钏在他心里份量很重。有的读书人不太理解这一点,如果不从情这个角度理解宝钏之事,是不会理解宝玉这两个反应过度。

  晴雯临死前,宝玉悄悄一人出院去看她,两人又是说私情话,又是交换贴身物,生离死别;晴雯死后,宝玉又一人出园去看她,人去屋空,宝玉伤心不已。宝玉还为晴雯作《芙蓉女儿诔》。此篇诔文在诗词中篇幅最长,“一字一咽,一句一啼”,又说又歌,情文并茂,不同寻常,也属“反应过度”。但是,如果理解晴雯是因宝玉而死因情而死,就会理解宝玉的言行了。有人说(脂批),诔晴雯实则诔黛玉。这说不通,黛玉未死,诔黛玉作什么,这不是咒她吗?作者写宝黛自有写宝黛的写法,如《慧紫鹃情辞试忙玉》一回,另有一番风味,颇见力度。如果联系可卿金钏来看,这还是诔晴雯(诔文一般是上对下)。

  第五条,作者对她三人之死反应过度。作者曹雪芹自己也知道对可卿金钏晴雯三女子之死反应过度,并在书中借他人之口说出。

  作者要在书中写一次“盛丧”,就如同要写盛筵、省亲、祭宗祠、元宵夜等几个大场面一样。关键是这个“盛丧”写给谁。作者写给了可卿。作者为什么写给可卿,容后再论,但作者自己知道和宝玉一样“反应过度”。第十三回,贾珍看几副杉木板不满意,薛蟠说他店里有一副上好的板:“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贾政因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殓以上等杉木也就是了。”贾珍“如何肯听”,执意要这样。这是作者有意这样写,意说厚葬可卿过了。单看厚葬可卿是有些令人难解,甚至会使人联想到其他意思。如果结合作者对金钏晴雯的反应来看,她三人是一个类型。

  作者也知道宝玉事隔一年后仍悄悄出外重祭金钏过了。第四十四回,作者借黛玉之口说宝玉“这王十朋也不通的很,不管在哪里祭一祭罢了,必定跑到江边子上来作什么!俗语说:‘睹物思人’,天下水总归一源,不拘哪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也就尽情了。”意说宝玉为金钏不必这样。作者特写这一段,点明此事。另外,宝玉心里何尝不知道,对人只在诚心,不在形式。第五十八回,宝玉要芳官转告藕官:“以后断不可烧纸钱。……逢时按节,只备一炉,到日随便焚香,一心诚虔,就可感格了。……殊不知只以诚心二字为主。……你瞧瞧我那案上,只设一炉,不论日期,时常焚香。他们皆不知原故,我心里却各有所因。……所以说,只在敬,不在虚名。”

  作者也知道诔晴雯过了。第七十九回,宝玉念完诔文,黛玉在花影中听了,出来说道:“好新奇的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的了。”宝玉听了,不觉红了脸。曹娥是东汉有名的孝女,曹娥碑是名碑,刻有上虞长官撰写的诔文,古今相传。一个小丫环怎能和曹娥并传。这是说诔晴雯过了。脂批也知此意。

  作者为何这样写

  作者知道宝玉对她三人之死反应过了,为何这样写?是为了表现宝玉,还是有其它什么意思。这是使人不得不想的一个问题。宝玉(雪芹)对她三人之死尚且如此,如对宝玉的核心圈子人物黛钗死了怎么办?黛钗是宝玉名符其实的情人。如“试忙玉”一回,黛玉仅是要离开宝玉,宝玉听说黛玉要回林家,立时神智不清,“已死了大半个了。”黛玉如果死了,宝玉还不得“死了全个了。”

  宝玉为什么和核心圈子(还有湘妙凤袭等)之外的她三人关系这么深?当然,这关系深在书中并不明显,是作者隐去的意思,或者说,是暗示的意思。如果从书的表面来理解,是很难说通的,只有结合作者个人事来谈。

  现在来说说作者曹雪芹的事。一般认为,《红楼梦》是曹雪芹带有自传(家传)色彩的小说。至于自传成份有多少,哪些有自传成份,哪些属艺术创作,实在很难说清。而且作者有意用“真事隐”“假语存”真真假假的手法“蒙蔽”读书人,那就更难分辩了。那么,作者写宝玉和卿钏晴之事有哪些真假情况呢,这也很难说清。但可以作一些分析推测,了解一点作者的创作意图。

  看红学资料,曹雪芹家庭方面有些资料,所以有较多的文章谈到曹家的事,曹家几代人事对曹雪芹创作影响如何如何。如果从创作这个角度讲,我以为,作者的个人经历要比家庭影响对创作的影响大得多。曹雪芹个人资料非常少,后期有点资料如“新妇”“伊子”“举家食粥酒常赊”等。作者青少年时的资料几乎是空白,作者个人生活、情感生活资料更是没有。但从《红楼梦》看,作者个人生活、情感生活非常丰富,非经历者难以写成此书。现在只好从书中推测,知其大意。

  卿钏晴冤死后,宝玉是有些“反应过度”,这实在也是作者“反应过度”,浓墨重彩写之。如果黛钗死了,作者的笔力能超过她三人吗?像可卿的厚葬、晴雯的诔文是到顶了,是很难超过的。作者留下的只有前八十回,后面的事我们不得而知。后四十回不管是谁的笔墨,宝玉得知黛玉死后,反应并不很强烈,没急得“直奔出一口血来”,也没给黛玉作长长的诔文或长诗。相对于卿钏晴之死和“试忙玉”黛玉离开,笔势要弱一些。

  曹雪芹为何对可卿金钏晴雯寄托那么重的感情。雪芹的现实生活怎样,特别是一些隐事私情,永远也搞不清。但是,从《红楼梦》中不可否认的可看出,雪芹在她三人身上暗示了某些隐情,寄托了某些自己的私人感情(多情公子空牵念),对她三人曲笔暗含了自己的负罪感,赎罪感,忏悔心理。当然,这些是通过宝玉表现出来的(作者也是“纨绔”子弟),但是“厚葬”“重祭”“长诔”却是作者安排的。我也不是说,书里发生的事,作者都是实录,但从书中一些过头不合情理的事来看,作者是有意为之,必有含意。或许,现实生活中和作者有情意关系的三位女子(并没发生云雨情)被各种因素冤死了(这里面也有作者的因素),作者为她们喊冤,借此悼念她们,怀念她们,并表达自己的负罪感,赎罪感,忏悔心理。

  第七十回,宝玉说:“……比不得林妹妹曾经离丧,作此哀音”。《红楼梦》是哀音,曹雪芹曾经离丧,故作此哀音。同时,曹雪芹心不死,情不绝,《红楼梦》也是一部理想之歌,为裙钗、为宝玉、为大观园一歌。

  红楼人物

  金陵十二钗正册林黛玉判词)、薛宝钗判词)、贾元春判词)、贾探春判词)、史湘云判词)、妙玉判词)、贾迎春判词)、贾惜春判词)、王熙凤判词)、巧姐判词)、李纨判词)、秦可卿判词

  红楼梦曲引子枉凝眉终身误恨无常喜冤家分骨肉虚花悟乐中悲世难容聪明累留余庆晚韶华好事终飞鸟各投林

  金陵十二钗副册甄英莲香菱判词)、平儿薛宝琴尤三姐尤二姐尤氏邢岫烟李纹李绮喜鸾四姐儿傅秋芳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判词)、袭人判词)、鸳鸯小红金钏紫鹃莺儿麝月司棋玉钏茜雪柳五儿

  十二贾氏贾敬贾赦贾政贾宝玉贾琏贾珍贾环贾蓉贾兰贾芸贾蔷贾芹

  十二官琪官芳官藕官蕊官药官玉官宝官龄官茄官艾官豆官葵官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包勇吴贵吴新登、邓好时、王柱儿、余信

  其他人物贾母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邢夫人林如海贾雨村甄士隐刘姥姥柳湘莲薛蟠贾瑞...了解更多人物,及诗词关注公众号(bcbeicha)杯茶读书,回复关键字获取。

  红楼诗词西江月二首葬花吟题帕三绝五美吟秋窗风雨夕柳絮词菊花诗桃花行芙蓉女儿诔姽婳词怀古绝句

  红楼梦每回主要内容及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三一零四一零五一零六一零七一零八一零九一一零一一一一一二一一三一一四一一五一一六一一七一一八一一九一二零

  重要情节黛玉入府梦游太虚元妃省亲宝玉挨打宝钗扑蝶共读西厢黛玉焚稿湘云醉眠可卿之死紫鹃试玉探春理家惑馋抄园

  脂批红楼梦每回原文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水浒传、三国演义、简爱等……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