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西游记 >

红孩儿人物形象是怎样的分析介绍(2)

2019-04-26 21:32  千面之神  点击:

  圣婴魔性三: 刁钻古怪,绝顶聪明。

  红孩儿有绝顶的聪明,且聪明到刁钻的程度。未与取经队伍交手,先以智慧博弈。他是个小孩子,但他并未像小孩子那样,不动心思,莽撞行事,而是细心观察,冷静分析。他在空中看到唐僧的三个徒弟,就知道硬取是“莫想得那唐僧的肉吃”。小头脑转得飞快:“若要倚势而擒,莫能得近;或者以善迷他,却到得手。但哄得他心迷惑,待我在善内生机,断然拿了。”于是计上心来,采取了与银角大王同样的以自虐方式哄骗唐僧的策略。金圣叹评《水浒》提出了一个“犯”与“避”的理论,“犯”指情节人物的相类相似,“避”是指相类相似的情节人物避免雷同,各自体现出个性。银角是成年妖,又是道教中人,于是变成了一个跌折腿的道士。他是孩儿妖,就变成了一个被高吊树梢的小孩,之后就按小孩的逻辑,编出了一个曲折生动的家庭遭仇党灭门的悲惨故事。终是小孩心性,露出许多破绽,但红孩儿的聪明就在于被悟空挑出破绽后,他能迅速圆上去,而圆谎的目的也很明确,不是让悟空信服,只是在唐僧面前堵住悟空的嘴,让唐僧陷进来,于是目的达到,唐僧被捉,取得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第一场胜利。

  悟空上门要人,详细讲出与牛魔王的关系,红孩儿硬是不认,这也是聪明,一旦认了叔侄,唐僧肉就不能吃了。八戒去请南海观音,他想:“南边再无他处,断然是请观音菩萨。”判断得多么准确!轻易就把八戒捉了。

  尤其是识破悟空所变的牛魔王情节,妙不可言。精明的老猴精明过了头,机灵的小牛也机灵到了家。老猴一再渲染悟空的厉害,满以为小孩易耍易吓易哄易骗,小牛却不慌不忙,沉着应对。老猴编出了吃“雷斋”,小牛就想了:“我父王平日吃人为生,今活彀有一千余岁,怎么如今又吃起斋来了?想当初作恶多端,这三四日斋戒,那里就积得过来?此言有假,可疑!可疑!”知子莫若父,知父也莫若子。你看他在怀疑当中,并不贸然揭穿,而是不露声色地抽身到门外,去问请牛王的六健将,既印证自己的怀疑,又瞬间安排下下一步行动,仍然不露声色地来到悟空面前,此时只须拿自己的生日直接向悟空发问,悟空便马上露馅,可他绕了一个大圈子,不知不觉中就把精明的猴给绕进去了,聪明中带出刁钻来。这绝顶的聪明让悟空感佩不已:“好妖怪呀!老孙自归佛果,保唐师父,一路上也捉了几个妖精,不似这厮克剥。”

  圣婴魔性四: 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非常有意思的是,红孩儿是《西游记》中最小的魔头,却是唯一一个差点将悟空弄死的妖怪,栽在一个小孩子手中,悟空大坏名头,大丢面子。一个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尚且如此,红孩儿能不狂妄?

  作为牛魔王后代,红孩儿确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初出手就轻松地以计捉到了唐僧;二出手,与悟空、八戒战场对决,一把火就轻易地烧走了一猪一猴;三出手,悟空请来的四海龙王都无济于事,他认定悟空烧不死,也会“发个大昏”;四出手,又老鹰抓小鸡般逮回了请观音的八戒。能无理由狂妄?

  特别是四海龙王助阵灭火一战,红孩儿大获全胜。悟空捻诀钻入火中,“那妖见他来到,将一口烟,劈脸喷来。行者急回头,焰得眼花雀乱,忍不住泪落如雨”。“那妖又喷一口,行者当不得,纵云头走了。”结果是:

  这大圣一身烟火,炮燥难禁,径投于涧水内救火。怎知被冷水一逼,弄得火气攻心,三魂出舍。可怜气塞胸堂喉舌冷,魂飞魄散丧残生!慌得那四海龙王在半空里,收了雨泽,高声大叫:“天蓬元帅,卷帘将军,休在林中藏隐,且寻你师兄出来!”八戒与沙僧听得呼他圣号,急忙解了马、挑着担奔出林来,也不顾泥泞,顺涧边找寻。只见那上溜头,翻波滚浪,急流中淌下一个人来。沙僧见了,连衣跳下水中,抱上岸来,却是孙大圣身躯。噫!你看他蜷跼四肢伸不得,浑身上下冷如冰。沙和尚满眼垂泪道:“师兄,可惜了你,亿万年不老长生客,如今化作个中途短命人!”八戒笑道:“兄弟莫哭,这猴子佯推死,吓我们哩。你摸他摸,胸前还有一点热气没有?”沙僧道:“浑身都冷了,就有一点儿热气,怎的就是回生?”八戒道:“他有七十二般变化,就有七十二条性命。你扯着脚,等我摆布他。”真个那沙僧扯着脚,八戒扶着头,把他拽个直,推上脚来,盘膝坐定。八戒将两手搓热,仵住他的七窍,使一个按摩禅法。原来那行者被冷水逼了,气阻丹田,不能出声。却幸得八戒按摸揉擦,须臾间,气透三关,转明堂,冲开孔窍,叫了一声:“师父啊!”沙僧道:“哥啊,你生为师父,死也还在口里,且苏醒,我们在这里哩。”行者睁开眼道:“兄弟们在这里?老孙吃了亏也!”八戒笑道:“你才子发昏的,若不是老猪救你啊,已此了帐了,还不谢我哩!”

  自横空出世以来,悟空哪遭此罪!当年大闹天宫时,缚妖柱上刀砍雷劈,八卦炉中火锻烟熏,都不曾有这般狼狈。红孩儿那里也许在想: 太拿我小孩不当妖怪了,号山有我小牛在,你这老猴子还能称得了霸王?悟空这里“止不住泪滴腮边”,英雄未必不流泪,只因未到伤心处。也在想:“这妖精神通不小,须是比老孙手段大些的,才降得他哩。”驾不得筋斗云,请不得观世音,这次是栽了,也只好认了。

  红孩儿这下可有了骄傲自大的资本了,竟敢变作个观世音,把那八戒骗得一愣一愣的,难怪尝到厉害的八戒切齿恶毒的话都骂出来了:“教你一个个遭肿头天瘟!”妖精再狂妄,再凶猛,再资格老,也不敢冒充观世音,整个《西游记》也只有一个冒充过如来佛的黄眉大王,那也是个眉毛都“黄”了还长不大的童子,不过为妖时他可不是个孩儿身。所以,当观音知道后,这个从来面带笑容的慈悲菩萨“心中大怒道:‘那泼妖敢变我的模样!’恨了一声,将手中宝珠净瓶往海心里扑的一掼,唬得那行者毛骨悚然”。其实观音在这小毛孩面前也大丢面子,从来观音一出现,再厉害的妖魔都得俯首帖耳,甘愿受罚。牛家的小红孩却不理这一套,刚刚他还假扮观音骗了八戒,此时的观音,既未变相,也未改容,就坐在红孩儿面前,你看他:

  这妖精见没了行者。走近前,睁圆眼,对菩萨道:“你是孙行者请来的救兵么?”菩萨不答应。妖王拈转长枪喝道:“咄!你是孙行者请来的救兵么?”菩萨也不答应。妖精望菩萨劈心刺一枪来。那菩萨化道金光,径走上九霄空内。行者跟定道:“菩萨,你好欺伏我罢了!那妖精再三问你,你怎么推聋装痖,不敢做声,被他一枪搠走了,却把那个莲台都丢下耶!”菩萨只教:“莫言语,看他再要怎的。”此时行者与木叉俱在空中,并肩同看。只见那妖呵呵冷笑道:“泼猴头,错认了我也!他不知把我圣婴当作个甚人。几番家战我不过,又去请个什么脓包菩萨来,却被我一枪,搠得无形无影去了;又把个宝莲台儿丢了。且等我上去坐坐。”

  多么的狂妄!坐在莲花刀尖上,两腿被刀尖穿通,皮开肉绽了,他还忍痛用手将刀乱拨。确有一股牛脾气,倔强得很。尽管越来越惨烈的惩处已让他无法忍受了,但他仍刁钻不改,机灵又现,谎称情愿皈依佛门。这里菩萨刚给他剃度受戒,他那里“绰起长枪,望菩萨道:‘那里有甚真法力降我!原来是个掩样术法儿!不受甚戒!看枪!’望菩萨劈脸刺来。”真是野性难驯。菩萨只好亮出绝招,动用了金箍咒,当年一个紧箍就让悟空绵羊似地跪倒在唐僧面前,这红孩儿竟然头、手、脚一口气被戴上了五个金箍!万万没有料到,他那戴了箍的双手,竟还“绰起枪来,望行者乱刺”。若不是菩萨收作善财童子(牛家会理财,菩萨有慧眼),红孩儿的牛气非要冲破天不可!

  “人之初,性本善。”妖之初,也未必“性本恶”,关键看后天养成的环境。红孩儿虽然在火焰山呆了三百年,骗唐僧时也只变成了一个七岁孩童,说明按正常孩子年龄,他也就这么大,但被悟空摔成肉饼并肢解时,他的元神早就跑上九霄了,可见他的神通也广大。可黄袍怪与百花羞的两个儿子,一个都十来岁了,另一个也八九岁了,却被悟空轻易地摔成肉饼,并不见元神逃逸,可见魔力皆无。不管按“妖理”还是按“人理”,黄袍怪的这两个儿子,即使做不了“纯妖”,也应有一定的魔力,所以同于常人,恐怕还是百花羞公主引导与教育的结果,让他们偏离了妖性,接近了人性。俗话有“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之说,生于妖魔家庭,出身固然无法改变,如教育有方,红孩儿可以做一个不吃人的“好妖”,不至于去做一个“坏妖”,连山神、土地都被他盘剥得敞着裤裆。这充分说明他的后天教育出了严重问题。

  这要首先问责于牛魔王,“子不教,父之过”,牛魔王这“过”大矣。小孩子嘛,白纸一张,染黄则黄,染苍则苍,画圆则圆,画方则方,你不教,他只能满纸涂鸦;又如同铁扇公主手中的芭蕉扇,既可以去猛火,降甘霖,又可以煽邪风,助烈焰,可惜铁扇也没有推其理于其子。家庭,是孩子的第一环境;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师。当红孩儿还意识不到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什么该敬、什么该鄙、什么该做、什么该去的时候,牛魔王、铁扇仙在干什么呢,他们忙着做恶,忙着吃人,忙着敛财,忙着茹色。“上梁不正下梁歪”,红孩儿满脑子的印象都是他老子“吃人为生”、“作恶多端”。他的叔叔如意真仙曾对悟空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我舍侄还是自在为王好,还是与人为奴好?”这是妖精家的逻辑,为妖的自由是建立在血食活人、残害生灵的基础之上,这样的自由到哪里也讲不通。牛魔王家族的“妖病”,已入膏肓。

  小孩子不能放任自流。红孩儿胎毛未褪,就给了他六百里地盘,让他去磨炼妖性,锻练妖力,驱着神转,吃着人玩,无约束,无管教,横不知妖恶,纵不知神明,因而叛逆不羁,狂妄自大,心狠手毒,野性不驯。

  毕竟还是个孩子,还有教育的时间。要让红孩儿“妖子回头”,有两个好办法: 一是牛魔王这根“歪梁”先自我扶正,二是为红孩儿找个好老师。两个都具备当然更好,如果前一个不行,找个好老师,去个好环境,也可以。牛魔王当年四海流浪,游荡到花果山,与孙悟空妖道相谋,彼此结拜,共同为妖。但悟空是钟天地之正气而生,胎教好,所以,树大自直,加之如来引导,观音帮教,更是脱胎换骨。牛魔王大概本就六根不正,又有一种死牛撞南墙之性,魔心太重,已难以“对牛弹琴”。因此,遇上观音这样一个好老师,去了南海这样一个好环境,真是红孩儿的造化!后来悟空在南海见到他,他还笑悟空是个“急猴子”,没有定性,那意思: 别拿孩子不当佛看!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