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西游记 >

西游记铁扇公主的人物形象介绍

2019-05-12 22:49  千面之神  点击:

  铁扇公主人物形象介绍

  铁扇公主是西游记的重要人物之一,在西游途中,以她为线索,吴承恩本讲述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至今为大家耳熟能详。

  同时,围绕着她有着众多的解读,甚至还出现了所谓“老君情人”这种啼笑皆非的说法。

  那么铁扇公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她的身上有发生过哪些故事呢?

  众所周知,西游记是一个传承近千年的故事,历经多个时代的演化,那么在铁扇公主的故事中,又反映了怎样的历史文化变迁呢?

  事实上,无论是唐代的《玄奘法师传》,宋代的《取经词话》中,都是没有铁扇公主的形象的,是到了元代,尤其是杨景贤本的杂剧西游记才确立的。

  在这个时候,铁扇公主既不是红孩儿母亲,也不是牛魔王的妻子,而是另外一个极高的身份:

  (铁扇公主上,云)妾身铁扇公主是也,乃风部下祖师,但是风神皆属我掌管。为带酒与王母相争,反却天宫,在此铁嵯山居住,到大来是快活也呵。(唱)

  三五句话,道出了铁扇公主的身世,而且点明了她的性格,敢于王母对抗,一言不合反出天宫,这是何等气概?

  不仅如此,铁扇公主继续讲自己的故事:

  【正宫】【端正好】我在巽宫里居,离宫里过,我直滚沙石撼动娑婆。天长地久谁煞得我?把世界都参破。

  【滚绣球】孟婆是我教成,风神是我正果。我和骊山老母是姊妹两个,我通风他通火。角木蛟、井木犴是叔伯亲,斗木獬、奎木狼是舅姑哥。当日宴蟠桃惹起这场灾祸,西王母道他金能欺风木催槎。当日个酒逢知己千钟少,话不投机一句多,死也待如何?

  看到这里,不禁愕然,原来在杨景贤笔下,在蟠桃宴闹天宫的是铁扇公主!

  看来铁扇公主对自己的修为很是得意,容不得她人指摘,更不容轻视,不管这人是谁,王母又怎样?全力争个高下,无非就是一死嘛!

  且看铁扇公主介绍自己的法宝:

  我一柄扇子,重一千余斤,上有二十四骨,按二十四气。此般兵器,三界圣贤,不可量度。单镇南方火焰山,若无此扇,诸人不可过去。好扇子呵。

  【滚绣球】这扇子六丁神巧铸成,五道神细打磨,阎浮间并无二个,上秤称一千斤犹有余多。管他二十四气风,吹灭八十一洞火,火焰山神见咱也胆破,恼着我呵登时间便起干戈。我且着扇扇翻地狱门前树,卷起天河水波,我是第一洞妖魔。

  这一段描述可以勘破所有的质疑,完整的介绍了铁扇名字的由来,以及功效,而且道明了铁扇公主的心态:我反出天宫,就在凡间做个妖魔,也是江湖老大!

  然而,到了明朝吴承恩本西游记中,铁扇公主被大大的弱化了,不仅风祖的头衔被夺了,蟠桃会闹天宫也被挪用了,红孩儿塞给她做了儿子,牛魔王也强行”娶“了她,最要命的是法宝铁扇变成了芭蕉扇,尽管多了出身——”昆仑山后的开天辟地的太阳之精叶“,算是留了点面子,但是那里比得上原来的铁扇威武霸气?

  而且这种弱化不仅出现在铁扇公主身上,而是普遍存在于西游记本就不多的女性角色身上,比如满堂娇,女儿国国王等,容后撰文再叙,这里先说铁扇公主。

  事实上,自从父系氏族确立,女性的的社会地位就在不断的下滑,可以简单的归结为“社会资源的吸纳能力决定”,虽然有过女将军妇好那样的巾帼英雄,但毕竟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女性还是要从属于一个家庭的,无论是经济上,还是越来越紧缩的文化礼法上。

  自从唐代门阀制度的没落以后,大家族开始向小家庭过度,女性的终极身份认定由”父亲的女儿“转变为”丈夫的妻子“,依附的对象由“父权”转向“夫权”,女性成为了依附于丈夫的存在,这样的结果是男权和夫权对于女性的优势地位空前加强。

  适应这种变化发展起来的程朱理学,在北宋时期还没有确立为主流,比如宋哲宗时,章元弼娶表妹陈氏为妻,陈氏长得十分秀丽,而章元弼外貌丑陋,并且酷爱读书,深夜读《眉山集》而忘寝,「陈氏有言,遂求去,元弼出之。」反映这时做妻子的还有一定的离婚权,与唐代相去不远。

  但到了南宋后期,「既嫁从夫」的教条就变成法律上的强制规定。法律规定:「诸妻擅去(其夫),徒二年。」这就是说,如果妻子未经丈夫许可,主动跟丈夫离异,妻子就构成犯罪行为,官府可判处两年的徒刑。有的地方官审理妻子一方提出的离婚案件时,公然声称「夫有出妻之理,妻无弃夫之条。」完全剥夺了妇女要求离婚的权利,丈夫则可随意遗弃妻子。可见理学盛行后之对妇女离婚自主权以及地位的影响,说明此时已经最终确立。

  然而到了元代,南宋被颠覆,理学观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也因此对于女性的束缚相对减弱了一些,尤其是婚姻制度的多样性,对宋代”守节“理念冲击较大。

  蒙元发轫自蒙古高原,正处于从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转型的时代,还保留着原始的自由思想,在社会制度上更抵挡不住原始的自由遗风的冲击,必然使礼法,婚俗等对妇女的束缚减小,这给广大妇女提供了自由的空间,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元代显然在社会制度的某些方面相对于汉族统治的朝代显得开放的多。

  同时,以蒙古贵族为核心的元朝统治者并不为儒学,理学所影响,也不受中国古代传统礼俗的限制,自成一体。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元朝思想文化传播存在着滞后性,但是,正是由于这样不拘于当时思想文化的禁锢和开放包容的统治政策,才为元代妇女自我寻求解放提供契机。

  然而,到了元后期,也开始被顽强的理学同化,开始接受贞操守节的观念,甚至出现手臂被陌生男人触碰,回家就剁手的极端例子;同时,作为“上层“的男权,是不愿意看到有强势的女性角色存在的,作为女性的所有者,也是不愿意看到”资源外流“的,于是就有了明清两朝对于女性的普遍弱化——不能容许女性独立存在,而没有依附于某个家庭;更不能不能容许一个女性形象有通天彻地之能,竟然敢于挑战天条却全身而退,逍遥法外。于是,铁扇公主被安排在一个家庭里,同时依附于一个强大男性形象。

  当然,不能因此否定吴本西游的贡献,他赋予铁扇公主更加丰满的性格特征,进行了更细致的人物刻画,不再是杨本西游中,那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女汉纸形象,她可以为孩子冲冠一怒,挑战悟空;可以为丈夫的离心悲伤哀婉;当悟空变得假牛魔王回来时,她也立刻变成一个好妻子形象:

  “忙整云鬟,急移莲步,出门迎接”。

  当满世界都是敌人,铁扇公主首先想到的是保全丈夫:

  罗刹女接扇在手,满眼垂泪道:“大王!把这扇子送与那猢狲,教他退兵去罢。

  当牛魔王拼尽全力守护家门,被满天神佛围攻,英雄末路之际——

  ”……急卸了钗环,脱了色服,挽青丝如道姑,穿缟素似比丘,双手捧那柄丈二长短的芭蕉扇子,走出门,又见有金刚众圣与天王父子,慌忙跪在地下,磕头礼拜道:“望菩萨饶我夫妻之命,愿将此扇奉承孙叔叔成功去也!”

  这样一个忠诚,顾家,拥有诸多传统美德的女性,吴本也不忍给予较差的结局:

  拜谢了众圣,隐姓修行,后来也得了正果,经藏中万古流名。

  (张纪中版西游记改编的结局,似乎更加人性化)

  作为一个在中国文学史上颇有分量的艺术形象,铁扇公主无疑被赋予诸多美好的品德:坚韧,勇敢,忠诚,尽管有着靠灾难发财的黑点,但毕竟没有杀人越货,相比较那些残害生灵的妖怪,铁扇公主的形象无疑要可爱得多。

  看完这段故事,研习这段历史沿革,也是不胜唏嘘,曾戏作一段:

  风部祖师,法力无边,执掌天界一门

  一柄铁扇,倍添数精神

  宁折不倒志气,敢于王母竞浮沉

  竞手段,无惧无畏,谁是第一人?

  可恨老吴笔,做了牛夫人,红孩母亲

  不料灾星未满,竟被猴儿肆欺凌

  更可恶,张版化妆,牛角做云鬓。

  直到今天,还在被众多的影视剧中被重新演绎,有温婉的,有张扬的,形象各异。如今在新疆火焰山景区,还树立着铁扇公主的铜像,供人瞻仰,铁扇公主将和火焰山的故事一起,永远的活在人们心中。

阅读全部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