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古典文学 > 古籍古文 >

曾国藩文集《劝诫浅语十六条》原文、翻译及解析

2021-09-13 09:45

  劝诫浅语十六条
  劝诫州县四条
  【原文】
  上而道府,下而佐杂,以此类推。
  一曰治署内以端本
  宅门以内曰上房、曰官亲、曰幕友、曰家丁;头门以内曰书办、曰差役。此六项者,皆署内之人也。为官者,欲治此六项人,须先自治其身。凡银钱一分一毫一出一入,无不可对人言之处,则身边之人不敢妄取,而上房、官亲、幕友、家丁四者皆治矣。凡文书案牍,无一不躬亲检点,则承办之人不敢舞弊,而书办、差役二者皆治矣。
  二曰明刑法以清讼
  管子、荀子、文中子之书,皆以严刑为是,以赦宥为非。子产治郑,诸葛治蜀,王猛治秦,皆用严刑以致乂安。为州县者,苟尽心于民事,是非不得不剖辨,谳结不得不迅速。既求迅速,不得不刑恶人以伸善人之气;非虐也,除莠所以爱苗也,惩恶所以安良也。若一案到署,不讯不结,不分是非,不用刑法,名为宽和,实糊涂耳懒惰耳,纵奸恶以害善良耳。
  三曰重农事以厚生
  军兴以来,士与工商,生计或未尽绝,唯农夫则无一人不苦,无一处不苦。农夫受苦太久,则必荒田不耕;军无粮,则必扰民;民无粮,则必从贼;贼无粮,则必变流贼,而大乱无了日矣!故今日之州县,以重农为第一要务。病商之钱可取,病农之钱不可取。薄敛以纾其力,减役以安其身。无牛之家,设法购买;有水之田,设法疏消。要使农夫稍有生聚之乐,庶不至逃徙一空。
  四曰崇俭朴以养廉
  近日州县廉俸入款,皆无着落,而出款仍未尽裁,是以艰窘异常。计唯有节用之一法,尚可公私两全。节用之道,莫先于人少。官亲少,则无需索酬应之繁;幕友家丁少,则减薪工杂支之费。官厨少一双之箸,民间宽一分之力。此外衣服饮食,事事俭约,声色洋烟,一一禁绝;不献上司,不肥家产。用之于己者有节,则取之于民者有制矣。
  【译文】
  上至道府,下至佐杂,以此类推,全部适用。
  第一条:整治署内安定民心
  宅门以内的上房、官亲、幕友、家丁;头门以内的书办、差役,这六类,都是官署内部的人。当官的人想要整治这六类人,必须先整治自身。凡是银钱,即使一分一毫一出一入,都没有不能对别人说的地方,那么身边的人就不敢胡乱取用,因而上房、官亲、幕友、家丁四类人就都整治了。凡是文书案牍,没有一样不亲身查点的,那么经办的人就不敢徇私舞弊,因而书办、差役二人就全都整治了。
  第二条:明晰刑法清理官司
  管子、荀子、文中子的书,都以严刑酷罚为是,以赦免宽宥为非。子产治理郑国,诸葛亮治理蜀国,王猛治理秦国,都用的是严刑酷罚,以至于社会安定。作为州县官员的,如果能够在民事上尽心尽力,那么是非对错就不得不剖析辨别,官司结案就不得不迅速快捷。既然寻求迅速结案,就不得不惩办恶人,来舒展善人的心气;这不是残虐,除掉杂草是为了爱护禾苗,惩治恶人是为了安定良民。如果一个案子到了官署,不审讯不了结,不分对错,不用刑法,名为宽松谦和,实际上是糊涂,是懒惰,是纵容奸恶来残害善良罢了。
  第三条:重视农业培厚民生
  战争爆发以来,士人与工商者的生计或许没有全部断绝,只有农夫没有一人不苦,没有一处不苦。农夫受苦时间太长,则必定田地荒芜而不耕种;军队没有粮食,则必定会叨扰百姓;百姓没有粮食,则必定依附贼人;贼人没有粮食,则必定变成流寇,于是大乱就没有终结之日了!因此现在的州县官员,以重视农业为第一要务。伤害商人的钱可以获取,但伤害农民的钱不能获取。减薄赋税来宽舒农民之力,减薄徭役来安定农民之身。没有牛的农家,设法为之购买;没有水的田地,设法为之疏通。要使农民稍微有点活着的快乐,这样才不至于逼得他们逃亡、迁徙,空荡无人。
  第四条:崇尚俭朴保养廉洁
  近日州县官员的养廉费及俸禄、收入都没有着落,而支出却依旧没有裁减,故而非常艰难困窘。思量唯有节约花费这个办法,还可以保持公私两全。节约花费的原则,莫过于人少。官亲少,则没有索求应酬的频繁;幕友家丁少,则减少薪水杂支等开销。官府厨房少一双筷子,百姓则宽松一分力气。此外衣服饮食,事事都要俭朴节约,声色洋烟,一一都要禁止断绝;不贿赂上司,不增加私产。用在自身之上有所节省,那么取之于民的就有所制约了。
  劝诫营官四条
  【原文】
  上而统领,下而哨弁,以此类推。
  一曰禁骚扰以安民
  所恶乎贼匪者,以其淫掳焚杀扰民害民也;所贵乎官兵者,以其救民安民也。若官兵扰害百姓,则与贼匪无殊矣。故带兵之道,以禁止骚扰为第一义。百姓最怕者,唯强掳民夫、强占民房二事。掳夫则行者辛苦,居者愁思;占房则器物毁坏,家口流离。为营官者,先禁此二事,更于淫抢压买等事一一禁止,则造福无穷矣。
  二曰戒烟赌以儆惰
  战守乃极劳苦之事,全仗身体强壮,精神完足,方能敬慎不败。洋烟、赌博二者,既费银钱,又耗精神,不能起早,不能守夜,断无不误军事之理。军事最喜朝气,最忌暮气,惰则皆暮气也。洋烟瘾发之人,涕泪交流,遍身瘫软;赌博劳夜之人,神魂颠倒,竟日痴迷,全是一种暮气。久骄而不败者容或有之;久惰则立见败亡矣。故欲保军士常新之气,必自戒烟赌始。
  三曰勤训练以御寇
  训有二端:一曰训营规,二曰训家规。练有二端:一曰练技艺,二曰练阵法。点名、演操、巡更、放哨,此将领教兵勇之营规也;禁嫖赌、戒游惰、慎语言、敬尊长,此父兄教子弟之家规也。为营官者,待兵勇如子弟,使人人学好,个个成名,则众勇感之矣。练技艺者,刀矛能保身,能刺人;枪炮能命中,能及远。练阵法者,进则同进,站则同站;登山不乱,越水不杂,总不外一熟字。技艺极熟,则一人可敌数十人;阵法极熟,则千万人可使如一人。
  四曰尚廉俭以服众
  兵勇心目之中,专从银钱上着意。如营官于银钱不苟,则兵勇畏而且服;若银钱苟且,则兵勇心中不服,口中讥议,不特扣减口粮缺额截旷而后议之也。即营官好多用亲戚本家,好应酬上司朋友,用营中之公钱,谋一身之私事,也算是虚糜饷银,也难免兵勇讥议。欲服军心,必先尚廉介;欲求廉介,必先崇俭朴。不妄花一钱,则一身廉;不私用一人,则一营廉;不独兵勇畏服,亦且鬼神钦伏矣。
  【译文】
  上至统领,下至哨弁,以此类推,全都适用。
  第一条:禁止骚扰安定民心
  贼匪之所以遭到痛恨,是因为他们烧杀淫掳,侵扰百姓,残害百姓。官兵之所以受到尊重,是因为他们救济百姓,安定百姓。倘若官兵也侵扰残害百姓,那么与贼匪就没有区别了。因此说带兵之道,要以官兵禁止骚扰百姓为第一要务。百姓最害怕的就是强抓壮丁和强占民房这两件事。抓走壮丁会使被抓的人千辛万苦,在家的人愁思满腹;侵占民房则会使各种用具遭到毁坏,众多百姓流离失所。作为统军的将领,先要禁止这两件事情,然后再一一禁止奸淫、抢夺、压迫、强买等恶事,那么就能为百姓创造无尽的福气了。
  第二条:戒烟禁赌儆戒懒惰
  作战和守卫是极其劳苦的事情,完全凭借强壮的身体,充沛的精神,才能恭敬谨慎不致败落。吸洋烟和赌博这两件事,既浪费钱财,又耗费精力,不能起早,不能守夜,决无不延误军事的道理。行军打仗最需要朝气蓬勃,最忌讳暮气沉沉,懒惰就是暮气。吸洋烟上瘾发作的人,涕泪横流,浑身瘫软;整天赌博的人,神魂颠倒,一天到晚痴迷不醒,这些都是暮气。长久骄傲却而不败落的人,或许存在,但是长久懒惰马上就会看到败亡了。因此如想保持军队常新的气象,就一定要从戒烟禁赌开始。
  第三条:勤加训练抵御敌寇
  营训主要有两种:一是训营规,二是训家规。营练也有两种:一是练技艺,二是练阵法。点名、演操、巡更、放哨,这些都是将领教训兵勇的营规;禁止嫖娼赌博、戒除游闲懒惰、谨慎言语、敬重尊长,这些都是父兄教导子弟的家规。作为营官,对待兵勇要如同对待自己的子弟一样,使人人都学好,个个都成名,如果这样,那么众勇就会为之感动了。练技艺的,要做到用刀矛能够保护身体,能够刺杀敌人;枪炮能够命中目标,能够打到最远处。练阵法的,要做到前进时一同前进,站立时一起站立;登山时阵形不乱,过河时不杂乱无序,做到这些全在一个“熟”字。技艺极其熟练,那么一个人可以打败数十人;阵法极其熟练,那么调用千万人就如同使用一个人一样。
  第四条:崇尚廉俭众人信服
  兵勇心目中,最在乎的是金钱。如果营官在银钱的处理上十分谨慎,那么兵勇就会畏惧而信服;倘若在金钱上随随便便,敷衍了事,那么兵勇的心中就会不服,口中就会议论讥讽,不仅仅是因为克减他们的口粮和缺额截旷而议论。就是营官喜欢多招用亲戚本家和应酬上司朋友,利用营中的公钱来谋取自己的私利,这也算是浪费金钱的事,也难免招来兵勇的议论和讥讽。想要使手下兵勇信服,就一定要使自己做到廉洁;要想获得廉洁,就一定要先从俭朴做起。不乱花一文钱,就会一身廉洁;不私自任用一个人,就会一营廉洁;如果这样,不只是兵勇畏惧和信服,就是鬼神也会敬佩三分。
  劝诫委员四条
  【原文】
  向无额缺,现有职事之员,皆归此类。
  一曰习勤劳以尽职
  观于田夫农父,终岁勤劳而少疾病,则知劳者所以养身也。观于舜禹周公,终身忧劳而享寿考,则知劳者所以养心也。大抵勤则难朽,逸则易腐,凡物皆然。勤之道有五:一曰身勤。险远之路,身往验之;艰苦之境,身亲尝之。二曰眼勤。遇一人,必详细察看;接一文,必反复审阅。三曰手勤。易弃之物,随手收拾;易忘之事,随笔记载。四曰口勤。待同僚,则互相规劝;待下属,则再三训导。五曰心勤。精诚所至,金石亦开;苦思所积,鬼神亦通。五者皆到,无不尽之职矣。
  二曰崇俭约以养廉
  昔年州县佐杂,在省当差,并无薪水银两;今则月支数十金,而犹嫌其少。昔年举贡生员在外坐馆,不过每月数金;今则增至一两倍而犹嫌其少。此所谓不知足也。欲学廉介,必先知足。观于各处难民,遍地饿殍,则吾辈之安居衣食已属至幸。尚何奢望哉?尚敢暴殄哉?不特当廉于取利,并当廉于取名。毋贪保举,毋好虚誉,事事知足,人人守约,则气运可挽回矣。
  三曰勤学问以广才
  今世万事纷纭,要之不外四端:曰军事,曰吏事,曰饷事,曰文事而已。凡来此者,于此四端之中,各宜精习一事。习军事,则讲究战攻、防守、地势、贼情等件;习吏事,则讲究抚字、催科、听讼、劝农等件;习饷事,则讲究丁漕、厘捐、开源、节流等件;习文事,则讲究奏疏、条教、公牍、书函等件。讲究之法,不外学、问二字。学于古,则多看书籍;学于今,则多觅榜样。问于当局,则知其甘苦;问于旁观,则知其效验。勤习不已,才自广而不觉矣。
  四曰戒傲惰以正俗
  余在军日久,不识术数、占验,而颇能预知败征。大约将士有骄傲气者必败,有怠惰气者必败。不独将士然也,凡委员有傲气者亦必偾事,有惰气者亦必获咎。傲惰之所起者微,而积久遂成风俗。一人自是,将举国予圣自雄矣;一人晏起,将举国俾昼作夜矣。今与诸君约,多做实事,少说大话,有劳不避,有功不矜。人人如此存心,则勋业自此出,风俗自此正,人材亦自此盛矣。
  【译文】
  一直没有实缺和现有职事在身之人,都归此类。
  第一条:习于勤劳尽职尽责
  看种田的农民终年勤劳而少生疾病,则知劳动可以保养身体。看舜、禹和周公终身忧劳而享得高寿,则知劳动可以调养身心。大抵勤劳则难以衰老,安逸则容易腐坏,大都如此。勤劳之道有五点:一是身勤。危险遥远的道路,要亲身前往体验;艰难困苦的环境,要亲身前去尝试。二是眼勤。遇到一个人,一定要详细察看;接到一卷公文,一定要反复审阅。三是手勤。容易丢弃的物品,要随手收拾;容易忘记的事情,要随笔记载。四是口勤。对待同僚,要互相规勉;对待下属,要再三训导。五是心勤。诚意所达到的地方,即使金石那样坚硬的东西也会打开;苦思所积累的东西,即使鬼神那里险阻的道路也可通过。五种勤都做到,就没有不能尽的职责了。
  第二条:崇尚俭约培养养廉
  从前州县的佐助临时人员,在省衙门里承当差使,并没有薪水银两;现在每月支取几十辆银子,却还嫌少。从前举人、贡生、秀才在外面做塾师,不过每月几两银子;现在增加一两倍,却还嫌少。这就是所说的不知足了。想要学习清廉耿介,必定先要知足。看看各处难民、遍地饿殍,那么我们能够安定生活、有衣有食,就已经很幸运了。还有什么可奢望的呢?还怎么敢浪费呢?仅仅应当在获取利益上廉洁,也应当在获取功名上廉洁。不要贪求保举,不要喜好虚荣,事事知足,人人守约,那么国家的气运就能挽回了。
  第三条:勤求学问拓广才能
  当今世上万事纷纭,重要的不过是四个方面,即军事、吏事、饷事、文事而已。凡是来到这里的,在这四个方面,各人应精习一个方面。习军事,则要讲究攻占、防守、地势、贼情等等。习吏事,则要讲究安抚民众、催征赋税、断审官司、奖劝农桑等等。习饷事,则要讲究征收丁粮漕粮、厘务捐务以及开辟财源、节约开支等等。习文事,则要讲究草拟奏疏、条款教义以及公牍、书函等等。讲究的方法,不外乎“学”与“问”两个字。向古代学习,就要多看书籍;向今时学习,就要多找榜样。向当局者求问,就要知道其中的甘苦;向旁观者求问,就要知道其中的效应果。勤奋学习不停止,才识自然宽广而不自觉。
  第四条:戒除傲惰矫正习俗
  我在军队中时间长了,不熟悉术数、占验,但却很能预知失败的征兆。大凡将士有骄傲之气的必然失败,有怠惰之气的必然失败。不仅仅是将士们这样,凡是委员有骄傲之气的也一定败事,有懒惰之气的也一定获罪。骄傲、懒惰刚出现时表现在小事上,久而久之就成了风俗。一个人自以为是,那么全国都把自己当作英雄了;一个人晚起,那么全国都将白天当作黑夜了。现在与各位约定,多做实事,少说大话,有劳作不躲避,有功绩不矜夸。人人都这样用心,那么功业就从这里产生,风俗就会从这里矫正,人才也从这里而茂盛。
  劝诫绅士四条
  【原文】
  本省乡绅、外省客游之士,皆归此类。
  一曰保愚懦以庇乡
  军兴以来,各县皆有绅局。或筹办团练,或支应官军,大抵皆敛钱以集事。或酌量捐资,或按亩派费,名为均匀分派,实则高下参差。在局之绅耆少出,不在局之愚懦多出;与局绅有声气者少出,与局绅无瓜葛者多出;与局绅有夙怨者,不惟勒派多出,而且严催凌辱,是亦未尝不害民也。欲选绅士,以能保本乡愚懦者为上等。能保愚懦,虽伪职亦尚可恕;凌虐愚懦,虽巨绅亦属可诛。
  二曰崇廉让以奉公
  凡有公局,即有经管银钱之权,又有劳绩保举之望,同列之人,或争利权而相怨,或争保举而相轧,此不廉也。始则求县官之一札以为荣,继则大柄下移,毫无忌惮。衙门食用之需,仰给绅士之手,擅作威福,藐视官长,此不逊也。今特申戒各属绅士,以敬畏官长为第一义。财利之权,归之于官;赏罚之柄,操之自上。即同列众绅,亦互相推让,不争权势。绅士能洁己而奉公,则庶民皆尊君而亲上矣。
  三曰禁大言以务实
  以诸葛之智勇,不能克魏之一城;以范韩之经纶,不能制夏之一隅。是知兵事之成败利钝,皆天也,非人之所能为也。近年书生侈口谈兵,动辄曰克城若干,拓地若干,此大言也。孔子曰:“攻其恶,无攻人之恶”。近年书生,多好攻人之短,轻诋古贤,苛责时彦,此亦大言也。好谈兵事者,其阅历必浅;好攻人短者,其自修必疏。今与诸君子约,为务实之学,请自禁大言始;欲禁大言,请自不轻论兵始,自不道人短始。
  四曰扩才识以待用
  天下无现成之人才,亦无生知之卓识。大抵皆由勉强磨炼而出耳。《淮南子》曰:“功可强成,名可强立。”董子曰:“强勉学问,则闻见博;强勉行道,则德日起。”《中庸》所谓:“人一己百,人十己千”。即勉强工夫也。今士人皆思见用于世,而乏用世之具。诚能考信于载籍,问途于已经,苦思以求其通,躬行以试其效,勉之又勉,则识可渐进,才亦渐充。才识足以济世,何患世莫己知哉!
  【译文】
  本省的乡绅、外省来的客游之士,都归此类。
  第一条:保护弱势庇佑乡里
  战争爆发以来,各县都有绅士团体。他们有的筹办团练,有的支应官军,大抵都靠聚敛钱财来办事。或者视情况捐助钱财,或者按田亩分派费用,名义上是均匀分派,实际上则高下不同。在团体内的绅士少出,不在团体内的绅士多出;与团体内的绅士有联系的少出,与团体内的绅士无联系的多出;与团体内的绅士有夙怨的不仅强行勒索多出,而且严加逼催凌辱,这也未尝不是残害民众。若要挑选绅士,应以那些能够保护本乡弱势的为上等。能够保护弱势,即使任过伪职也尚可宽恕;凌虐弱势,即使大的绅士也属当诛之列。
  第二条:推崇廉让奉行公事
  凡有公局,就有经管银钱的权力,又有劳绩保举的声望。同一位置的人,或者因为争权夺利而相互构怨,或者因为争夺保举而相互倾轧,这是不廉洁。开始时以求得县官的一函书札为荣耀,既而大权下移,就毫无忌惮。衙门食和用的需求,仰仗绅士之手,于是就擅自作威作福,藐视官长,这是不谦逊。现在特申戒各行绅士,以敬畏官长为第一义。财利的权力,归于长官;赏罚的权柄,由上面操纵。即使是同列绅士们,也要互相推让,不争权势。绅士能够做到自身廉洁奉公,那么普通百姓就都能尊奉君主而亲近上司了。
  第三条:禁说大话追求实际
  以诸葛的智谋和勇武,不能攻克魏国的一个城池;以范韩的抱负和才干,不能制服西夏的一方边隅。由此得知,兵事的成败利钝,都是由上天所决定的,不是人力所能为的。近年来书生信口谈论兵事,动辄就说攻克城池若干,拓展土地若干,这是大话。孔子说:“攻击那些丑恶的,但不要攻击有丑恶的那个人”。近年来书生大多喜好攻击人的短处,轻易诋毁古代的贤哲,苛责时下的才俊,这也是大话。喜好谈兵事的人,他的阅历一定浅显;喜好攻击别人短处的人,他的自我修养必定粗疏。现在与各位君子相约为务实之学,请从禁止说大话开始。想要禁止说大话,请从不轻易谈论军事开始,从不谈论别人短处开始。
  第四条:扩展才识以待任用
  天下没有现成的人才,也没有生来就有的远见卓识。大抵都是从勉强磨炼而产生的。《淮南子》上说:“功业可从强力中成就,名望可从强力中出来。”董子说:“强勉去求取学问,则闻见广博;强勉去持守大道,则德行日益培养。”《中庸》所说的“别人为一自己则为百,别人为十自己则为千”。这就是勉强工夫。当今读书人都想为世所用,但却缺乏为世所用的才识。真正能从书籍中考求征信,从以往的历史中寻找途径,苦苦思索以求取畅通,亲身施行以检验效果,勉之又勉,则见识便可日益增进,才能也可日益充实。才识足以济世,何必担心世人不知道自己呢!
  结语
  【原文】
  以上十六条,分之,则每一等人,各守四条;合之,则凡诸色人,皆可参观。圣贤之格言甚多,难以备述;朝廷之律例甚密,亦难周知。只此浅近之语,科条在此,黜陟亦在此,愿我同人共勉焉。
  【译文】
  以上十六条,分开来说则每一类型的人各自守住四条,综合起来则凡这几类人都可相互监督。圣贤的格言很多,难以完全述说;朝廷的律例很多,也难以全都知晓。仅仅这些浅显易懂的话语,一条条规范就在这里,罢黜与升迁的依据也在这里,希望我的同僚们共同勉励。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水浒传、西游记、简爱等……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