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古典文学 > 古籍古文 >

古代民歌《挂枝儿·耐心》原文及赏析

2021-10-09 09:56

  熨斗儿熨不开眉间皱,快剪刀剪不断我的心内愁,绣花针绣不出鸳鸯扣。两下都有意,人前难下手。该是我的姻缘,哥,耐着心儿守。

  《挂枝儿》,是明代著名民间时曲小调。它起于万历,风行于天启、崇祯,直至清代初叶,尚余势犹盛。明朝的沈德符在 《万历野获编》中说: “比年以来,又有 《打枣乾》(也作 《打枣竿》——引者)、《挂枝儿》(有人认为二者是同曲异名——引者)二曲,其腔约略相似,则不问南北,不问男女,不问老幼良贱,人人习之,亦人人喜听之,以至刊布成帙,举世传颂,沁人心腑。其谱不知从何来,真可骇叹!”一种民间小曲竟能达到如此程度,可见其旺盛的生命力和强烈的感染力了。

  《耐心》就是一首颇具艺术魅力的情歌。

  前几句表现了民歌作者大胆、丰富而新奇的联想和想象。熨斗可能熨开衣服上的皱折,却熨不开“我”眉头的皱结;快剪刀可以剪断五彩丝线,却剪不断“我”心内的情愁;绣花针虽巧,却绣不出令人欢悦的鸳鸯扣来。这位少女与情郎情投意合,似已私定终身。但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这对恋人却难以结合。

  “两下都有意”,典型的劳动人民口语,不事雕琢而浑然天成。两下,即两方面,指恋爱的双方。这说明他们你恋我爱,如饴似蜜,是自由恋爱的一对儿。“人前难下手”,是《耐心》中的中心句。她既点明了前文“眉间皱”、“心内愁”和 “绣不出鸳鸯扣”的真正原因,也表达了她对爱情的渴望。“难下手”是说她极欲得到却又一时难以得到,展现了一颗急切、焦灼、因热恋受阻而颤动的心,也微微透露了她对当时社会的不满。

  最后一句点题,感情也由急切转入深沉——一种韧忍性的深沉。一声“哥”声颤音抖,情重意浓。冯梦龙评说 “ ‘哥’ 字衬得有情”,确实如此。“耐着儿心守”是劝慰,这劝慰是对她自己的,也是对情哥哥的;劝慰中,表明了他们心心相印,表明了他们对爱情的执著追求和坚贞不渝的信念。但是我们也曾看到,她是 “耐着心儿守”过的,却是耐心有限,“熨不开眉间皱”,“剪不断”“心内愁”,“绣不出鸳鸯扣”就是明证。那么情哥哥的 “耐着心儿守”又会是什么样呢?可见,虽然感情已由急切开始转入深沉,可韧忍的深沉中依旧透着明显的急切。

  这首民歌的结构布局是精巧而富有层次的。它先写 “眉间皱”、“心内愁”,继而以 “鸳鸯扣”暗示,最后才明白地和盘托出。它的主题,它的传情达意是随着作者的歌咏而渐行渐明的。

  大凡民歌,大都并非出自一人之手,而是劳动人民的集体口头创作。这些集体口头创作,是经过文人的整理汇辑才得以保存下来的。在整理汇辑过程中,文人既有琢璞成玉之功,也有去璞玉而取顽石之过。以这首 《耐心》为例,据冯梦龙所记: “后四句 (指四小句——引者),一云 ‘两下情都有,人前怎么偷?只索耐着心儿也,终须着我的手。”这四句粗犷而有野情野味儿,似乎更接近口头创作。但 “情都有”不如 “都有意”流畅上口。冯梦龙说 “末句太露”,点评极恰。其实不仅 “末句太露”,“怎么偷”也有 “太露” 的嫌疑。这四句改成现在这个样子,可以说是 “琢璞成玉” 了。

  关于《耐心》的后四小句还有一种说法:“香肌为谁减,罗带为谁收?这一丢儿的相思也,何日得罢手?”冯梦龙评这四句只说“亦未见胜”,究竟是为什么,他没细讲。“香肌”、“罗带”句似从柳永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句化来,优雅香艳,文人气十足。倘若放在别处,或可称之为璞玉,放在民歌里却是导致语言风格不类、感情表达不类的 “顽石”了。无论如何,《耐心》能够成为现在这样的一篇佳作,我们是应该庆幸的。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水浒传、西游记、简爱等……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