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人物网 > 文学 > 古典文学 > 古籍古文 >

《红楼梦《贾母》》人物形象及性格特点分析

2021-10-22 12:59

  红楼梦诗词鉴赏《红楼梦鉴赏辞典 人物形象鉴赏 贾府的太太和奶奶 贾母》

  四大家族之一的金陵史侯家之女,荣国公长子贾代善之妻,贾赦、贾政、贾敏之母,宝玉之祖母,黛玉之外祖母,习称“老太太”、“老祖宗”,又称“史太君”,是贯串全书的主要人物之一。

  她初嫁贾府,正值荣宁两府功名鼎盛、家业兴旺之时,曾经历过许多大世面,也经历过不少风风雨雨。如今虽然世转时移,她本人年事已高,贾府也已大不如昔,但她因为寿高、资深、威重,在家族中依然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她是维护家族封建秩序的重要支柱,是封建宗法家庭的一个象征。

  1. 安享晚年的老寿星

  贾母虽是维护家族封建秩序的支柱,但这多半已是名义上的一种偶像和象征,实际上她已把全部家政都委托给了儿媳妇王夫人和孙媳妇王熙凤,对儿子们在外面的事也从不过问,日常就只带领着孙儿孙女们游宴玩乐,安享晚年。小说第三十九回,写贾母与刘姥姥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贾母道:“我老了,都不中用了,眼也花,耳也聋,记性也没了。你们这些老亲戚,我都不记得了。亲戚们来了,我怕人笑我,我都不会,不过嚼的动的吃两口,睡一觉,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儿顽笑一回就完了。”刘姥姥笑道:“这正是老太太的福了。我们想这么着也不能。”贾母道:“什么福,不过是个老废物罢了。”说的大家都笑了。

  这段对话,虽带有贾母自我解嘲的成分,但它确是贾母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可以说,小说所写的大部分家庭生活,都离不开贾母带着一帮孙子孙女游宴玩乐,所谓“大宴三六九,小宴天天有”,每年仅是生日和节日,就有得她们过的了。

  就说生日,数不清小说写了多少人的生日宴庆,其中着重写的就有三次: 起用宝钗,盛用凤姐,终用贾母;每一次贾母都是中心人物,人人都为引逗老祖宗开心和博得老祖宗欢心而竭尽才思心力,其中特别是凤姐和宝钗,她俩分别以诙谐善谑和好性格儿赢得了贾母的宠爱。其间贾母也幽默风趣,很会逗乐,家常宴筵总是呈现了一片欢融和谐的气氛,而这正是贾母所最高兴的。谁要是妨碍破坏了这种气氛,她便会毫不客气地提出批评: 贾琏因偷鸡摸狗冲撞了凤姐的生日,被她斥责痛骂了一顿;邢夫人因为贾赦说媒收鸳鸯为侍妾,也被她好一顿数落;即使她比较偏爱的儿子贾政,因其在场反使孙子孙女“拘束不乐”,也被她借由头撵走。她之所以爱和孙儿孙女在一起说笑,是因为她和第三代之间可以少一些礼节的拘束,也因为第三代天真可爱,更可以创造出一个老人所需要的家庭氛围。

  不但孙子孙女是她日常说笑开怀的不可或缺的工具,就是偶而来到贾府的亲友,也成为她解闷的对象。她对刘姥姥的热忱款待,除了反映她怜贫惜老的一面,同时也是为了她自己的取乐。因为刘姥姥所带来的那些新闻故事和村野之语,是大观园所缺乏的野味,就如同吃腻了山珍海味而想吃新鲜菜蔬一样,听惯了凤姐等人的贫嘴滑舌而再听刘姥姥的村野之语,自然使贾母兴致倍增。凤姐、鸳鸯等正是摸准了贾母的这一心理,才肆意捉弄了刘姥姥一番。果然贾母的高兴劲也非往常可比,正如同凤姐所说的:“从来没象昨儿高兴。往常也进园子逛去,不过到一二处坐坐就回来了。昨儿因为你在这里,要叫你逛逛,一个园子倒走了多半个。”刘姥姥听说贾母因此而病,倒很觉不安,其实她大可不必,因为她这一次进府,带给贾母的欢乐大大超过病痛。

  如果说贾母的精神生活因为有孙儿孙女的陪伴并不觉匮乏,那她的物质生活条件更可称得上丰盛优裕。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凡世人所能享受到的福分她都享受到了。就说吃吧,她的饭菜是大厨房里专门预备的,“把天下所有的菜蔬用水牌写了,天天转着吃”,可想而知,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翻花样,贾母的饮食文化不可谓不讲究。再说穿吧,只须看她珍藏的那些凫靥裘、雀金呢,以及她对于“软烟罗”“霞影纱”等名色的如数家珍,就可见她对衣着之考究。这一切正如刘姥姥所说的,“老太太生来是享福的”;有福享,会享福,这正是贾母之所以为贾母的第一个显著特征。

  2. 溺爱孙儿的老祖宗

  贾母的第二个显著特征是溺爱孙儿特别是宝玉。也许是因为宝玉生下来就口衔了那块通灵宝玉,也许是因为宝玉生就长得聪明俊秀惹人爱,或者是因为他长得和他爷爷当年一个模样,在众多的孙儿中,贾母最钟爱的就是他一个,而且这钟爱已到了溺爱的程度。

  贾母对宝玉的溺爱在老祖母中非常典型。自宝玉出生以后,他就跟随老祖母一起生活,吃睡都和老祖母一起。贾政对宝玉特别的严厉,宝玉看到父亲就如同避猫鼠一样,因此作为祖母的她,更是偏袒孙子,总是怕他父亲拘紧了他,并常常为了孙子同儿子怄气。宝玉被父亲叫去游园题额,她“打发人出来问了几遍”,如贾政“难为”宝玉,她就要叫宝玉进去;贾政因宝玉“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等“罪名”而把他毒打了一顿,这当然更使贾母既心疼,又生气,当了众人的面,训斥贾政,言语之重,使贾政几“无立足之地”:

  只见贾母扶着丫头,喘吁吁的走来。贾政上前躬身陪笑道:“大暑热天,母亲有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贾母听说,便止住步喘息一回,厉声说道:“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贾政听这话不象,忙跪下含泪说道:“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母亲这话,我做儿的如何禁得起?”贾母听说,便啐了一口,说道:“我说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说着,不觉就滚下泪来。……贾母又叫王夫人道:“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宝玉年纪小,你疼他;他将来长大成人,为官作宰的,也未必想着你是他母亲了。你如今倒不要疼他,只怕将来还少生一口气呢。”贾政听说,忙叩头哭道:“母亲如此说,贾政无立足之地。”贾母冷笑道:“你分明使我无立足之地,你反说起你来!只是我们回去了,你心里干净,看有谁来许你打。”一面说,一面只令快打点行李车轿回去。贾政苦苦叩求认罪。

  这一场贾母与贾政之间的冲突,并不是他们母子之间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而纯粹是贾母溺爱宝玉所致。虽说贾政下手未免太狠了一些,但按一般常理,父亲管教儿子也是情理中事,贾母竟会如此对待年已半百的儿子,当着众人的面给他难看,这足见她疼爱宝玉的程度。星星围着太阳转,太阳围着月亮转;贾府上下众人都围着贾母转,而贾母却围着孙子宝玉转,她的全部喜怒哀乐,都维系在宝玉一个人身上。

  正是由于有贾母的庇护和溺爱,宝黛爱情才在封建家族中有了萌发和滋生的温床。贾母并不是不知封建礼教规范的人,但她对于孙儿和外孙女的溺爱,使她忽略了少男少女相处一起有可能彼此相爱的危险,在客观上成了宝黛爱情迅速萌发的保护伞。黛玉初入贾府,贾母便安排她和宝玉与自己同住一处房舍,本想将宝玉同自己住在套间暖阁儿里,把黛玉安置在碧纱橱里,但禁不住宝玉的一番纠缠,就同意了宝玉睡在碧纱橱外的床上。从此两人“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久而久之,又怎能不萌发出绵绵情意?以后又一起搬进了大观园,虽然分房居住,但也常在一起,坐卧不避,随着年龄的增大,那种微妙的情感悄悄地、迅速地滋长,等到贾母、王夫人等警觉,事情已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最后只能采取阴谋的调包手段,生生扼杀在磐石的空隙中长出的木石之盟。当初给宝黛爱情提供生长机会和保护的是她,最后作主扼杀掉这株爱情嫩苗的也是她。这位真诚疼爱孙子和外孙女的老祖宗,怎么也没想到正是她断送了他们美好的爱情和生命。既然当初那般溺爱,最后就不该这般专制;既然最终如此专制,当初又何必那样溺爱?这正是作为封建家族老祖宗的她,所最终面临的左右不是的尴尬局面。虽然没有谁敢这样责备她,但当她看到宝玉与宝钗婚后的傻样,听到黛玉年纪轻轻就去世的消息,她的内心不会安宁。

  3. 通达慈祥的老太太

  通情达理,和蔼慈祥,这是贾母留给我们的又一个印象。

  她作为偌大一个贵族之家的最年长的统治者,从不作威作福,颐指气使,除了有人故意和宝玉过不去,她在其他方面都很好说话。她把家交给了二媳妇王夫人管理,既已交出,非常放手,从不干预,因而婆媳之间很少有矛盾。大媳妇邢夫人虽与她不是那样亲近,但由于她的通脱豁达,彼此之间总体上保持了一种和谐的家庭气氛,只是有一次邢夫人为贾赦要收鸳鸯为妾,被贾母狠狠地数说了一通,但事后也就过去了。尤其难得的是,当贾母最初得知贾赦算计鸳鸯时,气的浑身乱战,因见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一席话说得王夫人忙站起来,不敢还一言。而当探春勇敢地站出来为王夫人辩解后,话犹未完,贾母笑道:“可是我老糊涂了!姨太太(按,指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别笑话我。你这个姐姐他极孝顺我,不象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可是委屈了他。”这件事的处理,特别是贾母知错就认的态度,突出地表现了她通情达理的性格。

  八十回后,贾府被抄,并被革去两个世职,贾府本已面临的经济危机更突出地暴露了出来。面对着家运衰落,家业破败,她开箱倒笼,将做媳妇到如今积攒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一一分派妥当;又让把家人、田地裁减清理,断不要支架子做空头,表现了一个老人深明大义,既享得起富贵,又经得起风雨的豁达气度。她的通达和明断,反衬出那些不长进的纨袴子孙的腐朽无能。

  当然,作为老祖宗的她,有时也未免通达过了头。贾琏的丑事被凤姐撞破后,她虽当面斥责了贾琏,但事后又对凤姐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这思想未免太“解放”了一点。又如贾赦要收鸳鸯为妾的企图落空后,她对邢夫人说:“我正要打发人和你老爷说去,他要什么人,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就只这个丫头不能。”这也未免有“放纵”之嫌。

 

 

  除去通达,贾母还是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她怜贫惜老,宽厚待下,为人处世,慈爱为怀。她对刘姥姥的款待,她对身边丫环的信任,她对下人的同情,以及她对寺观僧道的施舍,都反映了她性格的这一侧面。“可怜见”是她常说的一句口头禅,这正是她富于同情心的表现。当然,她也有发怒的时候,那多是在她的命根子宝玉遭遇危险的时候: 宝玉因遭魇魔法而病得将死时,赵姨娘因称愿说了几句“哥儿已是不中用了”之类的话,被贾母照脸啐了一口唾沫,一顿臭骂;紫鹃为试探宝玉说了几句顽话,惹得宝玉呆病发作,失去知觉,贾母一见了紫鹃,恨得“眼内出火”;凡遇上这类事,你可休想老太太会对你客气。

  不管我们如何具体评价分析贾母这个人物,与大观园内那些被毁灭的年轻的可爱的生命相比,她终究是属于垂暮的委顿的生命之列。当她走过了漫长的人生历程之后,她确实也难见祖宗,因为她的儿孙连祖业都未守住。而她所钟爱的孙子和外孙女的一病一死,对她精神上更是一个严重的打击。

  贾母死了,死在许多年轻的可爱的生命之后。她的死,象征着这个四世同堂的封建大家族的解体和崩溃。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水浒传、西游记、简爱等……

图文推荐

人物关系图高清大图

红楼梦研究另类观点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

红楼梦所有诗词鉴赏

红楼梦主题站 >>

相关文章

热点推荐